抢先预约

《新倩女幽魂》官方论坛

热帖
同人
视频
活动
查看: 2991|回复: 36

[图文] 回忆成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4 00:4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新倩女幽魂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创建论坛帐号

x
到底是不善言辞还是无话可说呢?
一想到很多人会看到这个帖子心里就莫名的紧张和局促,这段沉在心里的往事该怎么去讲述,因为时间久了,加上本人记性不好,前情只能模糊了……只想借此来梳理下自己……
回忆从忘川开始吧――依稀记得当时在忘川,但忘记了怎么相遇的,是照妖吧?是混队?可能吧,无奈的就是记不清又忘不掉,好感从此而生了吗…

接触倩女呢原自身边最亲近的人……断断续续有两载了吧,期间换过几个区,也有过悲欢离合,但都没有这次来的深刻(自觉是这样)。本来没想到会在这个区呆下去,也没想过会玩难么久,不觉间半年已过,而我的角色也打破史前记录到了129

蓝s风信子,是女主的游戏名。女主是个奶妈,喜欢奶妈,除了奶妈的职能外,还因为奶妈的形象还原了女主对女子温婉,灵巧,可人,依人的想象……。(没文化真可怕)之所以会用这个名字,是因为喜欢它的颜色,喜欢它的寓意,喜欢它盛开样子――恒心,仿佛见到你一样高兴
给我一包种子,送你一座花园……
忘记了怎么相互加好友的,也忘记了怎么变的常常在一块,可有些记忆却很清晰
他说:“要不要跟我们一起玩?”
她说:“我晚上不在线的”
他:“”(貌似是这个表情)
……
没想过会玩到一块,因为时间上或许不太合适,因为男主白天上班,而她却赋闲在家。但事实有很多意料之外,不是吗?

不是所有的女生在游戏里都寻找一种安全感吧,或者说依靠,或者说陪伴,有个比自己强大的人陪伴左右从而去体会那种被保护和重视的存在感。告诉大家,女主在内心也是这么想的,即使她是个很慢热又很“神经”的人(话多的时候给人感觉很有喜感,话少的时候冷若冰山有么有?)。
信(女主)可以说是个游戏小白,对于奶妈一词是在这个区才知道原来这是对医师很正常的称呼,以前别人喊她奶妈,她都觉得别扭。故此在装备方面她觉得紫装对她来说就是最好的了,而她也做到了全身紫装,因为感觉整套的69紫,89紫看上去美美的,当然还有89红装。至于鬼装在她就只有欣赏的份了……
找一个比自己强大的男子一起耍……(但不要差距太大)
信子是个喜欢美术,喜欢动漫的人,特别是那种像是写意画出来的人物动漫,觉得人物,景致线条生动,优美,流畅。也可能是以前没接触过别的游戏,才就这样被倩女游戏里的美景所迷……好喜欢,可以这样说吧?
兔儿庄
记得是四个人的队伍,三男一女,第一次跟他的朋友见面(原来他有固定队),免不了被调侃,感觉怪怪的……
信子在三路,为免生是非缄默不语,静观其变……
信子属于那种生人面前装淑女的妹纸(我信了)
AD(男主)很牛的,可以一个人看两路,这在信子来说近乎崇拜了
后来貌似聊到某个当时很热播的电视剧中的男主角,AD的朋友问信子喜不喜欢
信子说:“不喜欢”
是不是当时男主也说不喜欢?
QC(AD的朋友)才说:“你俩有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4 00:52: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论什么味道的回忆都是捕捉不到的幻影了,可记忆里却却留下了痕迹。那些令你难忘的 过去对于今天的你来说究竟价值几何呢?或许是没从中收获未来活着所需要的养分,因此那些过去的记忆反倒成了今生的负累。
所以你(男主)后来才说,过去的都无所谓,都不重要,都过去了,要像前看……
无奈吗?却也是事实,因为在这次单程的旅途中,今时不同往日,一切都变了…
印象里从那次兔儿庄以后,就经常的跟他们在一块,而AD(男主,信子喊他将军大人,在后面的对白就用将军大人作为男主的称谓了)也似乎没有像他说的白天很忙,有些任务就在一块过了。
其实在没有遇到男主跟他的朋友前,信子也不乏有一起玩的朋友,女的,男的。女孩纸印象中当常在一起的是一个名叫夭七白白的萌画,当时喊她小七,她的倩女经历比信子还白,几乎什么都不知道吧,一个很可爱的学生党。
记得当时春节刚过还未到元宵节,倩女里也到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氛,四大主城都张灯结彩,五彩缤纷。各种节日活动,每天都排的满满的。
也许是因为我们所经历的年代就是这样的,也或许是信子本人变的不爱出门,愿意对着冰冷的显示器而忽略了身边的亲朋好友。节日,春节对于信子来说没有了小时候的期盼,没有了小时候有意义,这不是长大的代价吧?
当时有个砸陶罐的活动吧,那个有大年变身丹,小年变身丹,还有各种洗装备的珠子,瓶子(当时这些对信子来说都是可有可无的)。当然还有很多其他宝物,这也算丁三石给倩女玩家的节日礼物了

包裹里有好多大年、小年还有一些男女福娃的变身丹。
杭州
兔儿庄
记得是四人的队伍,小七和她的两个朋友
队伍中小七:“爱妃(小七喊信子)!快看,我们像不像娘俩(母女)?”(变身小年)
信子:“……”(大年)
小七:“妈妈!……”(如果小七会看到会不会骂我,很搞笑,也很突兀)
信子:“……”
金刚狼.煞:“……”
讲不出再见:“……”
估计那会都无语了,当时对话没这么简短,印象深刻的就在这了~,这家伙有点二?我当时只能觉得这丫头有演戏的天份,可以随时变成这样那样的角色
这个队伍里提及的金刚狼.煞(偃师,当时喊小狼)和讲不出再见(异人,别称小木匠)两个男士,是小七的朋友,信子应该是通过小七认识他们的,记得还有个男甲士叫流泪的鱼(后来听到他对信子的评价,说信子势利眼……)。这算是小七的固定队吧,当时的信子也常有跟他们一起任务。

游戏的世界多久才算久?游戏里的好感和喜欢对于男女角色来说算不算戏里的恋爱?

因为入戏太深,所以想上演众里寻他的戏码,还是真的如流泪的鱼(男甲士,炸鱼,鱼哥)所说的信子太势利

信子以为小七也会找一个游戏里的男玩伴,也应该是他们三人中的谁。他们也曾几何时对信子开过有意无意的玩笑,说要跟信子拜堂,因此流泪的鱼还得到了渣鱼的称号,信子都以玩笑视之……(细节不记得了)
但后来小狼跟另外一个画魂拜堂了,末了还请我们去喝满月酒。可没过多久小狼的女伴不玩了,留下小狼和他未鉴定性别的宝宝(好像是),用小狼的话说,他好辛苦,又是爹又是妈……汗!还真能演~能记住的也就这些了
就这样,和着他们有意无意的玩笑,小七的“童言无忌”,乐癫癫的她【图片】一起走过了元宵节,就在小七快开学的时候我们一前一后的买了当时带属性的时装,忘记了叫什么,美美的,暖暖的~

忘记了是不是小七在的时候认识将军大人的,因为过完元宵节后小七就开学返校了,从那以后信子就很少跟小狼和小木匠在一起过任务,后来小木匠成了亲,再后来小狼不玩了……再后来信子欠了小木匠不菲的银子,但终究没有面对面的还给本家,这是后话了
前文说过要找一个比自己装备好一点又差的不太远的男子一起嗨。也是因此才被鱼哥讽刺
将军大人高端,大气,见识广,知各职业装备配置所需,又知角色任务何去何从等……。给信子的感觉深沉,內敛,不聒噪,这是符合了信子男玩伴的标准?(或许是吧……这多半是信子感觉的,不一定准
在此着重的说一下信子对男主的认识,实际上真正的好感应该原自认识不久后的一次yy聊天,那时候的男主还是异人
见识浅薄吗?个人觉得倩女的美工也好,角色配音也好在信子看来都很漂亮~像男异人召唤bb的呼喝声,甲士的吼怪声,整体感觉都很man
记得当时在河伯,信子和将军大人自带的女侠客(双开),可能当时女主几乎在打酱油吧,因为队友有输出有防御,为何不及时打酱油,看风景?有没有投点不记得了……
是不是信子被声控了?

这也促成了后来经常被QC(男主的哥们)嫌弃酱油玩笑手残的因素之一

你不说,我怎知你在想什么?
既然信子觉得大人好,符合了她的游戏男伴的某些标准,或者说满足了她实际的情感寄托(确定吗?)而将军大人也没表示嫌弃,因此常常的在一起也就顺理成章了,在心里默许了会一起玩下去,这或许只是信子的一厢情愿呢。
游戏里,我们都把灵魂附着在了各自的角色上,甚至忘记现实,防沉迷有没有这方面的警戒呢?

忘记了相遇的日子,忘记在一起玩了多久,是不是该有一个名正言顺的时刻来证明此后谁是谁的什么人了?(游戏成为现实的缩影)在不冷不热的温度里,信子终于去金陵找存在感,顿时感觉脸比城墙厚……
金陵擂台
【世界】媒婆:“蓝s风信子姑娘娴静犹如花照水,行动好比风扶柳现下在金陵摆下擂台.想寻觅一位如意郎君与之共携连理.比翼双飞.现在开始接受报名啦.比武还有1小时就将开始!比武开始之时将截至报名.欢迎各位英雄来抢秀球啦!”
记得是傍晚,忘记了谁报了名,也忘记了谁回了怎样的信息,只记得心里所愿的人啥也没说,人也没来,居然下线了……
晚上很少在,结果那晚零点了还没下线(倒不是只为了未能如愿的招亲赛,更多的还是信子本身的问题),还记得去了yy,聊了什么不记得了,还唱了一首没唱完的《雨落长安》,网络不好(说起网络,也真是很无语啊,无限的掉线断网,后来成了掉线达人)……是跟将军大人的另一个哥们,名字简称mouse
之后信子有一周没上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4 01:01:22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不会玩论坛,但故事才刚刚开始
不觉间已是三月,早春时节,万物复苏, 发芽的杨柳,开着金黄色花朵的连翘,还有常青的松柏,所有这些都给信子带来了好的心情
在离开游戏的一周,信子去爬山了,记得当时网络不好,修网线是一方面,散心是一方面,除此还有没别的就不记得了
很难想象回来后那段“敬业”的日子
打开电脑,等待更新,进入游戏
收到了谁的信息不记得了,有些都是寻问去向的,大致的意思就是突然失踪,去了哪里,是不是去约会了等等…
屏幕上出现
mouse邀请您加入队伍
点了确定,但却忘记了谁在队里……

你不说,我怎知你想什么?
怕是没有猜的理由
怕是猜的不对,负了他人,苦了自己

信子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看待一周前那场无果而终的擂台招亲,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把这次的暂别跟招亲联系到一块,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说起过什么,或许会,或许不会
那是很长时间以后,将军大人说,你莫名其妙消失的那一次,我们都很纳闷,常有谈起你……重视能治肚饿――《浮夸》……
讲到这要说一下游戏里对信子很重要的几位女子,她们算是信子的基友了吧。信子自觉不是重色轻友之人,除了众里寻他,信子平时也结交很多女玩家
卿酒酒,虞美人,倾城夜宁默,未清等等,这是印象深刻的几位了,记不住的信子就在此对不起了

信子也算是送走了小七,金钢狼,小木匠他们继而迎来了新的朋友吧

游戏里抓不住的恒久,因此难免有别离的忧伤,现实有何尝不是?

卿酒酒是跟信子在一起玩的时间最长的女玩家,想起每天跟打了鸡血似的跑商赚银子,为的是还债,换装备,买时装,坐骑。信子喜欢时装,几乎从89级后就没有跟时装脱离,还有坐骑……
酒酒也是个学生,是个颇为理性的女孩,印象里是这样的。忘记了她也白天长时间在线的因由,跟她的对话也没 多少记录。是信子教会她跑商的吗,记不清了
后来,只要她白天在,俩人就会有两到三个小时的跑商时间,一天算下来有一百多万的银子,有多拼?

想起那次在兔儿庄问将军大人,为什么你们会发光啊?(装备强10的特效)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才慢慢的知道了吴山石的作用,然不仅仅是这些,将军大人教会了她很多东西……实际上在不觉间信子已经在追随他们的脚步,尝试强化装备,默默的让自己变强。
那时候的队伍差不多是这样的
将军大人,将军大人的随从(双开的侠客姐姐),信子,酒酒,QC,mouse
将军大人的称呼是有典故的,因为男主的名字在信子看来是喊不出来的,估计当时酒酒也喊不出来,就连将军的哥们都不喊他的游戏名字(后来信子知道原来他们现实是同学)。为此,信子在某个周末的师门守卫活动里还跟酒酒私下里商议许久,想换个合适的称呼,最后也没定下来,最后还是决定喊队长,因为没有意外几乎都是男主的队长
酒酒:“若他不是队长咋办?”
信子:“容我再想想”
…………
你以为并不是你以为的?

回来后隔了多久不记得
这中间的经过似乎没有留下多少深刻的记忆,可还是有――
起初借将军的银子买了坐骑,以前300万对信子来说,犹如天文数字了。师门坐骑以前仅限毛驴,白马。仙鹤只能观望和羡慕了吧。可这次说什么也要买得起,乘的到,因此有压力,有动力。想想就很美。好在信子会跑商,承诺要在一周内还清债务,她做到了。也如愿有了一只仙鹤做伴,引来宁默等小伙伴的羡慕,也满足了信子小小的虚荣心
时间就这样走过,即使没有多少波澜,有你在侧,仍觉的此时不虚。
能在一起是不是说明了有着分不开的理由?

然后就是计划升级后的装备,修为等等
金陵
擂台
媒婆:比武招亲喽!蓝s风信子姑娘娴静犹如花照水.行动好比风扶柳.现下在金陵摆下擂台.想寻觅一位如意郎君与之共携连理.比翼双飞.现在开始接受报名啦.比武还有1小时就将开始!比武开始之时将截至报名.欢迎各位英雄来抢秀球啦!
这是那次招亲后的又一次刷存在,期间隔了有多久不记得了
这次,男主和他的哥们都报了名
信子知道QC就是凑热闹的
细节不讲,将军赢了,可信子的绣球没有抛出去。
…………
忘记了跟虞美人是怎么认识的,关于美人的文字要写在最后了。美人现在是信子的微信好友
酒酒是信子游戏时间最长的女玩伴,未清呢却是信子知心的女玩伴。
酒酒,美人都是画魂,未清跟宁默都是方士,大美方
认识未清得缘于宁默,相识在金陵吴筠旁,记得当时她们一个身着紫色衣服,一个身穿黄色衣服,衣袂飘飘,披发仗剑,好不潇洒飘逸

我们互加好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4 01: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终究不似一件已经完工且始终都按原设计运转的机器,用眼睛看到的一切都在发生着你所不能了解的变化,人岂有不变的道理?
就连游戏本身也在定期的更新,以免令玩家出现千篇一律的枯燥感
烦闷,乏味了就会想逃离……
在没有搬到将军家的时候,信子也是有房一族。记得当时花了二十多万买了一张地契,从此就有了家的感觉。后又经自己努力把房子升到6级,按照自己的喜好在家里摆满了装饰物,或许还可以再别致美丽些,可是6级家园的装饰物已到极限。
信子喜欢花草,喜欢玉兰。即使当时想着还需要置办装备,点修为,却仍要花钱去易市买盆景,买各种装饰物。欲取先予,然也
院子里种下一颗大玉兰树,微风拂过,空落下玉兰花瓣,似是雪花飘落园中石阶的两侧也种下了小颗玉兰,有些果树。还有一些桌案和盆景插花。房屋外丫鬟的旁边种下玫瑰花,大门外靠近水面的石阶上分别种下了梧桐树,中间有天竺葵和栀子花。后来在大门外靠墙的地方也种下大颗玉兰,还有香妃竹
画面整体看上去蛮温馨的,围墙外两侧的大榆树,梧桐树下不时飘落的树叶落在波光粼粼水上,隐没不见~
玉兰树下飘舞着白色的花瓣。在梧桐树下放一桌子,摆上茶具,置以座位,是不是很舒适的感觉
围墙外内侧花团锦簇惹得蝴蝶纷飞,还有大门口的红地毯
后来信子常在家里席地而坐,抚琴跳舞……
也就是GJ
当真入戏太深!
这都摆设是自己设想,也偶尔参考别家摆设,怎奈他人家园都是8级以上,苗圃的种植也就别样,后来或许也是懒了,就没怎么再去费心更改
搬到将军家以后,曾有人出高价(300w貌似)买信子的房子,那是兑换成地契摆在店里的
信子有家也有店是不是很小资的样子
或许是花了心血的,那人缠着信子说了很多次,说愿意买一个装饰物多的地契和媳妇结婚。信子抬高了价格没卖给他
关于这件事信子还跟将军和QC提过。将军大人就说,卖呗,这个价钱还可以(还不错)。但是信子心里不舍
仿佛有如下对话
信子:“这可是我花了好多心血的!”
信子;“再有就是留着以后说不定还有用。”
将军大人:“能有啥用?”
信子:“万一哪天将军大人嫌弃本人了,也好有个息身之所
将军大人说了什么不记得了
QC:“你想的倒挺远”
后来在与QC私聊的时候他就说,不想卖就别卖了呗,这深的信子之心

将军家住天空之城
那时领地刚出,为此倩女做了大篇幅的广告,来展示领地的美妙和新趣。然而只有修炼超过30的角色才可以把家园转换成领地。信子那时就没点过修炼,直到最后修炼才10(好像是的)
这也是信子和将军成亲并欣然住到他家的理由之一

天空之城,家在高纵如云的山巅之上,云雾缭绕,瀑布飞流。领地比家园有着新奇的趣味设置,天空之城,可以制造l瞭望台,机关兽(貌似是的)等。另外还有飞船,更有特色的是它的蝴蝶桥和滑翔翼,这也是将军起初选择天空之城的原因吧。
领地分五类,除天空之城外,还有潇湘馆(未清家在潇湘馆),鱼米之乡,海底世界,沙漠绿洲
天空之城很有家住天上在仙境的味道,上有空中悬浮的四方石阶,间段有着凌空飞舞的蝴蝶作为桥梁,好似某个动漫里面通往仙境的空中阶梯,很是漂亮。
天空之城的滑翔翼,是后来信子去别人家串门子时,偷着搭乘的,不料被那家主人所设的陷阱害惨,差点就横尸当场了。倒也不虚此行,滑翔翼,像风筝一样载着人在天空之城飞翔,瞭望瀑布山川,飞鸟(有吗?)
潇湘馆,是未清的住所,满目的青翠葱郁,翠竹成林。更有荷花湖,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池塘满是莲香,蜻蜓点水蝴蝶忙。在领地扩建后还有摆渡之人和能随主人意愿摆设的九曲桥。
视觉上清净幽雅
想必未清选择潇湘馆作为家园的理由吧
未清的装备,修炼,修为都比信子要高大上
其余的几处领地信子大致知道各处的特色,像沙漠绿洲可以泡温泉,鱼米之乡可以种花田,花香满园啊~至于海底世界的奇妙,信子就不熟了,因为信子不会游泳
栩栩如生的人物,曲折动人的任务剧情,美轮美奂的景致这也是信子迷恋倩女的理由之一吧
信子是个名副其实的风景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4 01: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日子一如往日的过去,跟酒酒一起跑商,人齐了开始清任务,一条龙,三环,各种节日和周期的活动,刷剧情等等。
酒酒跟信子一样,89突破后,在信子和伙伴的怂恿下,从不到105慢慢的升到109的
记得跟将军决定成亲时,信子还对将军说,以为他会选择酒酒拜堂,忘记了当时将军咋回答的
说起酒酒就要说一下QC,信子觉得QC是个细心又耐心的男子
这要从试炼说起
试炼,以前信子玩别的区,从来就没突破过第一层,原因是不知道咋过。
不料前期过程真的很繁琐,需要满背包的抗xing钟,套装,还需要准备单个抗xing的个别装备。风,毒,火等七种元素,抗xing不够,怪物是很biantai的,信子当时觉得很头大
这些装备在信子当时的队伍里
将军大人,QC,酒酒,mouse,未清
只有将军有(不记得未清有没有,因为那时未清跟信子不是常在一块,她跟宁默呆的比较多),起初信子就是借用这套装备来过的,后来酒酒要过,信子就自己备齐了,这要感谢将军大人的费心帮助和指教
酒酒也是倩女小白,但酒酒比信子聪明吧
酒酒的试炼是QC指导的,印象里QC耐心细致给酒酒寻找单个抗xing装备,教她通关,也就是从那时起信子对QC有了新的认识。
原来他不是漫不经心,经常调侃讽刺信子是笨蛋手残的人,原来也可以这样细心认真的的去对待一个人,那时觉得有这样的朋友,心里很温暖。
酒酒虽然跟信子在一起玩的比较长,可在她升到109不长时间就逐渐淡出了。对于酒酒的离去信子没有想象的那般伤感,或许是因为酒酒曾说过,游戏啊,开心就好,不要太往心里去,毕竟不是真的。
是不是很理智,这点跟将军多少有点相像吧
酒酒离开是信子跟将军大人成亲不久的时候
刚开始就因为称呼的关系,遭到mouse的非议
印象里是
mouse:“哎呀,(说是替他哥们难过)别人成亲了,都老公老婆(亲爱的,信子觉的rouma)的称呼,你们呢?”,“怎么称呼?”
信子:“队长或者将军,将军大人”
mouse:“成亲了不就是老公吗?不叫老公?!”
信子:“是玩伴”。
mouse:“真是悲哀(大致是这个意思)”。又表示说他要找也是一个能跟他奔现的女孩子一起玩
信子微笑视之……
那次的对话内容要多,已不详尽
对此,QC也调侃过信子,具体言词不详了,因为QC有时话语犀利让信子无言以对
在这信子也要说一下关于将军大人称谓的一些记忆
信子从来没有喊过他老公(这在信子心里是不允许的,哪怕是戏剧性称的相公),不过有两次玩笑式的喊过相公
一次记得是在'照妖
忘记了当时在讨论什么
场景,鸡窝
信子:“…………综上所述相公大人同意否?”
将军大人当时反应(不记得了)
还一次是周末的巨人活动
信子:“……相公大人……”
将军:“娘子~”
信子顿感窘迫,无措既而说到:“好吧……我改了,我以后不喊了,队长大人!”
将军大人:“哈哈……”
只这两次,其实信子很少称呼他,哪怕是“将军大人”之呼
信子对他人称将军大人
是不是信子跟将军都很理性
可有一次这个对他人称的“将军大人”就出了问题

记得当时在百鬼夜行,将军不在,队里有QC(信子和QC已经不那么生疏,是信子对他有了新的认识的原因吗?)和将军大人的朋友等6人
内容大致如下
信子:“你跟将军大人是朋友啊?”(问完了,就觉得不对,甚是突兀)
一凡(将军大人的朋友,一个很厉害的射手);“将军大人是谁啊?”
信子当时有种无语感,恐要遭人揶揄,果然,不等信子想好该怎么解释
QC:“她老公,搁着秀恩爱呢。”
信子:“…………”
一凡:“呃……”
那次照妖在五味杂陈心绪下进行过去,不过后来信子的朋友也都知道了。
信子的玩伴是个很厉害的画魂,信子喊他将军大人!
说一下,QC是异人,MOUSE是甲士,将军后来由异人转了画魂
在此期间信子也不断的结识了新的朋友
翎语,一凡,花怡,小怡等
信子跟将军大人应该是熟悉又陌生吧。
熟悉是因为每天都会有些任务在一起做。将军大人无意外(工作忙)下是不酱油的,还是常常的当队长。信子这只江湖小虾米跟着将军大人和他的朋友们倒也安逸(将军说过信子在别的队伍里做不好救死扶伤被口水,是因为习惯了),习惯了这种安逸(还是她最初的愿望吗)
陌生是因为将军大人很少跟信子说话(指心里话)即便在yy里,也只是跟QC,mouse他们聊现实,聊装备,聊别的游戏,信子唯有静听。很少对信子谈及他心里想什么或对某件事的看法,言词常常简短了当
你不说我怎知你心里想什么?
怕没有猜的理由
怕猜错
因此信子心里有什么也会缄默不语,变的小心翼翼
信子不懂将军
将军也不懂信子
游戏的世界,本来就是镜花水月,瞬息万变,让你捉摸不到
如果你不是感觉又怎么去分析对方的意图和他在你心里的印象
即是游戏,就不能较真
可信子秉xing使然,她是身在庐山迷在雾中……
虽是游戏里的夫妻,却没有夫妻间所谓的卿卿我我
没有亲昵的称呼,没有亲密的举动(拥抱,公主抱之类的,信子设置不允许别人公主抱)没有合过影,没有所谓的密语甜言,因为这些对信子来说是可想却不可发生的!
将军大人是个理智的人,相信他比信子理智,游戏而已,开心就好,简单就好,多了就过了。
信子在此很有无地自容的感觉
信子调皮过,那是在阿格拉,将军在GJ,信子坏坏的把他扔进了仓库旁边的井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4 01: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世事纷扰,那么多悲欢离合,喜怒哀乐
谁负了谁,谁伤了谁,还不是在于落花无意,流水无情(对爱情来说)。
若不是心存妄念,又怎会有期许后的失落
爱伦曾说过,一个悲伤的人已经很接近真理。因为会有伤痛过后的镇静让你来考虑悲伤的原因和出处(痛定思痛)
有人说信子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其实信子是多思善感,信子很少愁,却经常触景伤情,睹物思人。这是否矛盾?
信子喜欢音乐,游戏的时候常常会听一些旋律悠柔且伤感歌曲(这后来被信子说成是靡靡之音,因为太过忧伤沉闷)
但音乐中的节奏与和声能直达心灵,触及人的内心深处(摘)
每首歌都是一个故事啊
信子这才明白她们为什么如此喜欢眉间雪这首歌~
不知有哪一首歌可以唱出信子的故事呢
四色湖
信子觉得更想是一座三面环水的小岛,岛上长满了类似椰树的植被和不知名的水草,四周尽是大嘴獠牙的四色鱼,湖心是一块空地,那儿是boss的巢穴吗?剿灭了小妖,bs就在湖心现形~
信子和未清在组队刷鱼
未清动作轻巧娴熟的释放着她杀伤力很高且很漂亮的技能。信子就是个辅助,助攻,加血。场面紧张,激烈,危险,有趣。满目都是倒地的小怪和刷爆的金钱装备……
这时信子收到好友信息提示
有些意外
将军大人:“
信子迟疑了回复到:“你是不是发错信息了?”
将军大人:“没有啊”(还是说你确定我发错了?)
信子:“你这个表情发的莫名其妙啊”
将军大人:“一件你感兴趣的事”(意思是这样,具体不详)
信子:“悬壶济世啊!”(信子梦想有朝一日可以习得绝技,也算是能在好友和将军大人面前扬眉吐气了)
将军大人:“醒醒……”
信子:“那除此之外没兴趣
将军大人:“(鬼)娄逞之彩云塵”(一把深紫色六绝拂尘,奶妈武器)
信子:“
将军大人:“可感兴趣?”
信子:“哪里的?
将军大人:“刚刷剧情爆的”
信子:“
将军大人:“给你用”(是这个意思吧)
惊喜下信子思附道:“又要我分期付款
信子:“这个怎么说也过千万了吧”(后来信子看了下当时的市价1440w)
将军大人:“那就1000w吧”,“白送给你用,还想那么多”。(是这样说的吧)
信子:“这不好吧~”
将军大人:“出来给你”
要说一下,信子虽然是菜鸟,可也知道游戏里装备的优劣排序,紫(粉),红,蓝,绿,黄,白,灰,除鬼装外紫装是最好的,灰的是最次的(称垃圾装)。
信子在这个区有过一件有史以来的鬼器,一把69的扫把。那是信子69级还没出师前,借师父的银子买的,至今还在仓库保存着。以后就都是紫装,不敢奢望鬼器,多数都是带着羡慕去欣赏的份。(后来却证明信子对装备的认识只是形面上的,事实远非如此)
阿格拉
将军大人申请入队
然后是将军大人请求跟您交易
信子可谓是百感交集的点了确定交易
将军大人主动离开队伍
之后就是信子的炫耀了
队伍
信子:“(鬼)娄逞之彩云塵”
未清:“他给你的?”
信子:“嗯”
未清:“买的?”
信子:“他说刚剧情爆的”
未清:“那就用吧”
信子:“我要想想”
……
当时信子的武器也不赖,至少算上将军大人在内的,有好多个都称赞说不错
是一件95级的逆天扫把,值得骄傲的,信子自己洗的
不足的就是强化到10了才35%,信子想的是能发光就好,不料却被他们拿来当笑柄……
说到这,信子想起一个人
傲龙倾天荡地气
看名字是不是很有王者的霸气感,是一个很有才情的男方士,装备修为在信子看来也样样都是大神级。据他说,他很会讲故事,他跟他队友的名字都是他想出来的
傲风彩铃醉红颜(很抱歉,依稀记得,不一定对)
是六个人吗?信子在游戏里见过他们的,他们有男有女,而且装备修为都不相上下
信子跟他有过一些浅淡经历,他或许是一个感情丰富且浪漫的人(猜测)
信子有跟他炫耀将军所赠的武器
信子:“(鬼)娄逞之彩云塵”
傲龙倾天荡地气:“买的?”
信子:“不是”
傲龙倾天荡地气:“你这把武器得洗啊”
信子:“不是这个”
傲龙倾天荡地气:“其实奶妈应该堆防御,你应该买个衣服”
信子:“不是买的,是别人送的。我在考虑用不用”
傲龙倾天荡地气:“谁送的?”
信子:“一个朋友”
傲龙倾天荡地气:“要是很熟的话就用呗”
信子:“太贵重了”
傲龙倾天荡地气:“是别人买给你的?谁?”
信子:“我再想想吧……”
傲龙倾天荡地气:“是他吗?那就用吧,这个理所当然,很正常啊”
……
信子没有回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4 01: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喜过后,这件武器在信子的包裹里似乎成了烫手的山芋,还也不是,留也不是。
就是因为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同,我们才产生了不同的观点吧。
信子:“(鬼)娄逞之彩云塵”
QC:“买的?”
QC:“奶妈要武器没啥用,你还不如攒钱买129的鬼衣服”。
信子:“将军大人送的”
QC:“那就用呗”
信子:“我就是拿过来暖下手,没打算用”
QC:“既然给你了,就用呗”(具体的记不清了)
信子:“你帮我想个还给他的理由吧”
QC:“你要是不用,直接给他就是了”
信子:“这样可以吗?”
QC:“有什么不可以,你想那么多干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4 01:1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游戏的世界多久才算久?
从89级到109级(信子想起,89到109是信子先升级的,因为信子怕追不上,知道将军大人会秒升109),我们一路前行,拜过堂,尝试过夫妻任务,刷过剧情,做过活动……似乎很多地方都留下了信子和将军大人与小伙伴们的足迹
以至于现在信子回到游戏,所到之处都是人去楼空的凉寞感………
游戏的人生就是这样,几人离去几人伤。
谁与谁擦肩而过。谁又成了谁匆匆的过客。信子不过是将军大人同行时间久一点的过客罢了,反之亦然
现实有何尝不是?
'时光荏苒,不觉已是夏季

金陵
系统提示开皇印破封,倩女进入下一个新纪元
要走的都走了,留下的还会继续
信子曾偏执的认为,既然跟将军大人在游戏里成了夫妻,做任务自然要在一起,即使信子很多时候只是跟班。却还是想时时在侧,这会不会让人觉得烦了……

你不言,我不语,也就剩下猜测。
将军大人曾说过,他只想找一个可以一直陪他玩下去的人(是这么的说的吧)。或许信子当时在心里说我会陪着你,多久呢?随缘吧……
将军大人还说游戏,就是简简单单,不能想太多(不能真情流露),不然就不好玩了(因为玩不起)
是啊,信子觉的对

信子在装备方面永远也追不上将军大人,因此多少就产生了与之无法相配的自知不如(配)感。即便如此信子也不会去花钱搞装备。或许是信子倦了跟班的安逸,又或许大家都需要做某些更新了(比如打破那种冷场的感觉,做到有话直说,适当的去戏剧性的说一些甜蜜的话语,呵呵……信子能做到吗?她做不到)
所以我们就有了莫名的疏离感……

没想到未清会先升级,121的级别。据她说,她是一气之下点错了才升级的。她多次喊信子升级陪她抓鬼,陪她一起玩,可是信子在犹豫,在等待,等什么?
未未对此是不是怪信子?

后来将军大人又秒升了129
装备也是有所准备,记得先是换了129的鬼衣服和武器
信子这次不想升级,既然远了,就远的彻底一些吧
那些时日是这样的
将军大人的主号不做一条,不用头发拿钱。所以信子就跟QC(QC没升级)一起,带上将军大人的侠客姐姐(这个号升级慢,忘了多少级,不到120吧)一条,拿钱。
信子还是属于自觉性比较强的人,即使有着酱油的条件,也不能总是装死人吧,这是不是跟QC平时给信子提的意见有关呢
说信子反应迟钝,手残,黑怪小能手,大号酱油,常说的,你猪啊……这样一个人在后来竟然对信子说“以后跟我在一块时你酱油就好了”,这让信子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呢,所以不知什么时候起,信子管QC叫大虾(大侠)……
如果说将军是有话藏着不说的人,QC反而就是有什么话就去说的人
QC对信子的这些说辞偶尔的会给信子带来小小的挫败感,大多数还都是不以为然的,也就习惯了他拿信子开涮,不过也常有信子还他的时候。
QC起初的装备跟信子的差不多,都是紫装(但他可不是跟信子一样只看装备颜色),他也是个深藏不露的人呢

将军升级后也敦促信子升级,记得还送花给信子,后来又做经验书给信子
对于将军大人的花,信子感动之余更多的还是觉得意外,送花可以加友好度,信子跟将军大人的友好度都是一起做任务积累的,没有速成成份的
对于在信子看来一向不善言词,又不爱说笑的将军大人会送花给她,怎么不觉得意外
甚至还暗自翻看过好几次系统送花的提示
对此信子曾说将军大人有钱没地花
将军要信子升级,信子还借此“有恃无恐”的说,就是送花也不升级(现在想来多少有些矫情在里面对吗?)记得将军大人当时说了句,那回头继续送(是吧?)……
最后信子还是升级了,121级
之后QC升到了119,信子还笑他说119的级别“不伦不类”,他则说信子无知……是信子不懂的119也是卡级
升级后信子也不做一条了。就这样,原本大多数任务都在一起的情形,就变的不再那么一致。
再有将军大人现实里有工作要忙。信子曾多次的翻看跟将军大人的对话记录,除了他喊信子做的任务,只要没做的,都是回答好的。而信子喊他做的任务多数的回答是,你先做,我没空,或者是等会做
因此信子做了的任务也多半是因为跟将军做不到一起才自行组队做的。后来信子就不再去刻意的等待……
所以那种莫名的疏离感变的越来越明显。那么将军大人的一些信息在信子看来也就不那么随意,以至于后来他给信子发个这样的“”表情,信子都觉得意外,都要斟酌再三。
信子之所以选择医师角色,不只是喜欢奶妈的形象还是因为医师可以救死扶伤,信子不喜欢打打杀杀。信子有自己玩游戏的心得,可以这样说吧?这也算是给无法变强的自己一个借口吧
毕竟游戏的世界也是成王败寇,恃强凌弱,居高自伟……
信子既然无法跟将军大人并肩作战,那就不要束缚和拖累吧
因此信子不能接受将军大人的馈赠
记得信子当时在杨家镇
信子:“(鬼)娄逞之彩云塵,这个你还是拿回去自行处理吧”
将军大人:“你还没用啊,洗洗用吧”
信子:“都在我这好几天了,我就是拿过来暖暖手啦”
信子:“你不是说要买绝技吗?这个卖了就差不多了”
将军大人:“买绝技要下个月了”(对话已经不那么原版了)
信子:“你知道我现在是囊中羞涩,哪有那么多钱。”
将军大人:“你还真打算给钱啊”
信子:“我不想再回到以前那般跑商的日子,好辛苦”
信子:“你也曾说过我现在用的这把武器挺好的不是么”
将军大人:“能不辜负我的心意么,打出来就想到给你用的,没想到要卖”
信子:“不瞒你说,当时你发给我看的时候,我简直兴奋啦!但是它对我来说太贵重了”
将军大人:“难道我的心意就不重?”
信子当时语塞
信子:“你这样叫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信子:“我也想变强啊,但这是要付出代价的,不花钱太难了,因此我得过且过,不再强求了”
信子:“我觉得武器在你那比在我这用处更大一些”
将军大人:“你想太多了,洗洗用吧”(是这样结束了那次对话么)
武器没有还成,看着包裹里那把光环缭绕的紫色鬼器,信子心情有些沉闷。自此后反而变的更加沉默,不敢再跟以前那样去说一些俏皮的话
其实信子在队里话多,也都是跟别人说的,偶有“抛砖引玉”的意味,因为大人太过沉默
界面当前,小貅貅:收到好友来信不亦乐乎!
是将军大人
:“我给你做了几本书,你过来取”
信子:“又抽血~”
将军大人:“嗯啊~给你和QC分开了,一人几本”
信子:“你不升级?不点修为修炼?”
将军大人:“升级暂时不考虑啊,修为修炼慢慢来”
信子:“以后别给我了,我慢慢来,你们要升级的话就只管升就好了”

信子会觉得感动,也觉得心疼?……
或许该是时候退出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4 01: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错了,不是心疼,是欠意,将军大人给信子做书,信子觉的拿人手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4 01: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信子除了喜欢时装还喜欢点修为,信子把修为点的很高,甚至曾有那么几天超过将军大人(那是在89到109的时候,还暗自窃喜终有超过将军的时候了),不过现在看上去都是为了凑数,因为有些技能不需要点的太高
为此还被mouse和QC戏笑
说你把修为点那么高有啥用啊,还不如点点修炼。
将军大人也说信子应该点修炼了
说起修炼,就要说到帮会,刚开始信子跟将军不是一个帮会的,后来是跟将军大人成亲后的两周(大约)才悄悄的去了将军大人的帮会――剑舞,就知道他们看到后会有些小惊讶……
等待的时间信子就在家种菜收菜,摆花弄草,信子很想把天空之城装扮的美丽些,可是怎么弄也达不到预期的效果
刚开始信子种的花花草草都做了盆栽,后来将军大人要升级家园,所种的作物都兑换了资源
有一天系统提示信子回家收菜,记得是跟大虾和MOUSE一起做任务,信子要回家收菜却被他们说笑
那时他们常有到信子家送花,送粑粑……
mouse:“难怪她不点修炼,她每天就在那种花种草的,有时间做帮会任务?”
大虾:“将军大人的贤内助呗……”(大致就是这个意思)
信子懒得搭理他们的
以前信子还以为修炼就是修五禽戏加血的。后来将军大人告诉她不是,继而有告诉她修炼作用,奶妈应该修炼什么。从那以后,信子也努力的做过帮会任务,除了每天的商侩,周期的帮会活动等
但信子是个风景党,让自己变强和装点美景比起来,信子更喜欢后者
信子喜欢镜花水月
将军大人比较实际,从来不改的游戏主题就是怎么让自己变的再强大些
后来家园升级了,信子在家园里的初步摆设也定了下来。
在这里信子想起了绿毛小粽子,那是端午节的活动吧,那个活动要三个队伍(以上)才可以参加,奖励具体不详了,起初奖励多,参加的人很多,后来活动结束,只可以得汉兴币用来兑换领地装饰物,参加的人很少,信子可以说将军大人为了信子费心去做这个活动吗?
小叶红檀雕花复式橱
可以用来收藏快要过期的时装,那么即使过期了也可以从衣橱里取出来在领地内穿,可以说信子很期待
后来如愿的兑换了,但是将军大人把它变成了不可用的装饰物。
在这一点上,将军大人是不如信子有知识的,家园里的装饰物都是有属性的,用来提升家园气数,有的可以用,比如椅子,桌子等。用不到的装饰物就可以放进装修仓库,这样这件装饰也就失去了它的属性,只做观赏,有的就不能用了,就像将军大人费心兑换的衣橱一样
这让信子觉的可惜,也觉很有喜感……
从那时起信子跟前面所提到的新朋友有了近一步的认识,翎语,一凡
跟翎语的第一次认识是在某个周末的巨人活动,也就是信子第二次喊将军大人相公的那次
翎语是后来改的名字,信子忘记了她以前叫什么。信子认识她的时候她还没成亲,但依稀记得她喜欢上了一个很厉害的画魂,还为此群发过。后来她成亲了,不知道是不是跟她倾慕的那个人。也不知道现在一直陪伴她的还是不是当初的那个人。
翎语,信子喊她阿语
信子觉得她是的热心又重情的女孩子,跟信子有过几次入心的交谈,信子感谢她曾在游戏里教信子怎么PK,怎么过任务。她有她的专属,有她的固定队,因此我们并没有怎么在一起做任务,只是偶有闲谈,都爱风景吧。后来信子间段性的不在线,联络的也就少了

忘记了跟一凡(一个装备在信子看来是大神的射手,整套的鬼装)是怎么认识的,是照妖还是绿毛粽子(盗墓活动)的活动。依稀记得他还在古墓里拿信子打趣,将军大人也在场,还说了一件跟信子有关而信子又不明白的事(不记得了),一凡怎么称呼信子的(不详细了,不好说,但回忆当时很囧),信子装作不知道,跟他打哈哈,不做声。
将军大人的朋友,也成了信子的朋友
都是些浅淡的交际
有天,出事了
一凡拉将军大人去帮他报仇,因为他被三了,对方是个异人。据后来一凡说他跟那个奶妈是从小(69到109)一起玩到现在却还是抵不过那人短短数日(忘记了具体)陪伴。游戏里的感情,总是那么让人难以琢磨……
将军大人答应了,也去帮忙了。
记得当时我们在yy
信子觉得既然喜欢一个人,而那个人又要离你而去,那就放手吧,又何须做无谓的讨伐。离开总是有原因的,最强求不得的不就是人心么
貌似还得到了将军大人的认同
信子不知道他们的复仇战打的如何,也没去过问
可那天下午,记得将军大人不在。
屏幕上刷出了一凡跟那人对骂的喇叭,言词激烈,各种难听的话,有好一会。相信大家都在看热闹,有的甚至起哄。
信子按耐不住就私密
人在愤怒之下是没有理智的吧,所以信子只想提醒下,不要做无谓的牺牲了
想好怎么说
信子:“大神就是不一样,喇叭不要钱啊?(记得有这么的一句)
信子不记得他回了什么,也想不起信子后来又说了什么。可信子相信自己的那些话对他多少也是有作用的。后来他跟信子讲了他跟那个女孩子的一些过往,也就从那以后一凡很长一段时间没上线直到后来他回来了。也就从那以后信子再没怎么跟他有过接触,但信子觉的他也是个重感情且心细的人吧(准不准呢)

多少聚散悲欢,在游戏里都上演了,是不是要轮到信子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4 07:37:21 | 显示全部楼层
酆都
信子有时会被将军大人指派当队长,信子也甘愿做队长
【世界】蓝s风信子:129照妖+++++照妖来各种
【同级】蓝s风信子:129照妖+++++照妖来各种
【门派】蓝s风信子:129照妖+++++照妖来各种
【当前】蓝s风信子:129照妖+++++照妖来各种
【帮派】蓝s风信子:129照妖+++++照妖来各种
可信子还不到129,但是有将军大人啊!各种喊,来了好多人~
申请列表中有个129的奶妈叫花怡,信子喜欢奶妈,有好多个奶妈朋友
进队之后信子不由自主去看她的信息和装备
绝技奶,一身的鬼装
原来她隐藏了装备发光的特效。后来才知道那不是刻意隐藏,而是不知道
信子结识了一个黄光奶妈
而且是一个帮的
信子从心里是羡慕悬壶奶的,因为很多朋友曾说没有绝技的奶妈,不值钱。还有如果信子有绝技的话也不至于那么没地气,有绝技的话跟将军大人也算匹配
信子是个健谈的人吗?
当时聊了很多
后来知道她是刚买的号,也是不太会玩
依稀记得她说帮里妹子多,没有汉子,这不正常
还说没有人跟她一起玩,信子就说那我们以后就一起玩吧,好啊,然后愉快的彼此加了好友
信子自觉跟将军大人成亲后很是低调,也就是在成亲后的当天,还是次日,信子见过将军大人用过“蓝s风信子的夫君”的称号。信子只是暗地里用过,后又怕人瞧见似的赶紧换掉。之后又用过“一世郎才女貌”的称号,也是很短不过一两天,信子记得自己用了一天。后来领了二世心心相印的称号,信子无意间看将军大人换了,信子立刻也就换了
从此后将军大人就一直用“辅佐王”的称号,而信子多数用的“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因此不知道的人很难想象信子会和将军大人是夫妻
从那时起花怡真的就跟我们在一起任务
信子提到的mouse和大虾不是每天都在的,大虾有时隔个一两天。mouse则是长时间的不再,再后来因为工作或是什么缘故就干脆不怎上了。而将军除了工作忙不在,(忙,他会告诉我),除此每天都在,因此信子还是跟将军在一起的时间最长吧
起初花怡只是做大二,拿钱。是不做小青的,因为据她说没有做过,后来还是信子提出要将军大人教她小青的!
而花怡也暗自问过信子跟将军大人认识吗?熟不熟?
信子忘了怎么回答的,但是并没有说跟将军大人是夫妻,信子也没告诉她自己成亲了。
后来不知道她是怎么得知信子成亲了,问信子相公是谁,信子说是那天的队长,那个画魂。信子记得当时花怡有责怪信子不告诉她
信子什么时候才会129呢
记得有次在yy,信子喊来了花怡
一个很是甜腻的说话声
上来就嬉笑着诉说她过十八铜人的经过,她喊将军大人涛哥,那么自然。将军大人说她笨死了
后来QC听说有美女在yy,也扒拉耳麦来凑热闹,信子记得他们聊的很热闹,而将军大人也似乎没有以前那么沉闷,这样挺好的……
信子不想129
从那以后是不是将军都跟花怡在做小青,信子从来不会过问,也没有过问的理由
那天
也就是信子在杨家镇说要归还将军大人的武器,后又不了了之,这次信子下定了决心
对话已经不原版
将军大人:“武器你还没用?”
信子:“嗯”
信子:“以后不用给我做书了,给QC吧,以后他升级了,就会换装备了,你们完全可以建立一个强大的固定队伍”
将军大人:“什么意思”(大概是这样吧)
信子:“我现在不急于升级了,慢慢来吧”
信子:“我在,也只是在你们的后面充当跟班,起不了什么作用呢”
将军大人:“别想太多”(对吗?)
信子:“你曾说过,你经历了很多,看过太多的分分合合,再遇到也就看淡了是吗”
将军大人:“你到底想说什么(主题是什么)?”
信子:“如果我们分开了你会难过吧?”
将军大人:“肯定(有吗)会啊,你还记得那次你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一周,我们都有说起你呢”
信子心里很难过吧
信子:“如果我们解除了关系(夫妻关系)还能玩到一起吗”
将军大人:“主题来了啊”
信子:“(鬼)娄逞之彩云塵你拿回去吧”
将军大人:“好吧”
将军大人:“你若真的不想用,我也没办法了”
武器交易过去就是彼此的沉默了,信子不记得第一次是不是在八角塔还给他的。'
但记得第二次是信子把武器扔在了八角塔的地上离队而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4 07:4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器还给将军大人后,信子提出了离婚
信子:“在?”
将军大人:“在”
信子:“你有空过来下”
将军大人:“等会,在大二”
信子再杭州的三生石旁
不一会将军大人来信了
:“马上好了,啥事?”
信子:“分开吧,我想一个人”
一会,将军大人:“好吧,其实这些天我也感觉到了”
信子:“我在三生石等你”
将军大人加入队伍,两人在三生石前,点了离婚
然后系统提示俩人进入分居状态
将军大人:“这么简单?”
信子:“是啊……”
然后将军大人离队而去。是吧?
那天下午又发生了什么信子都写在后面了
那天信子早早的就下线了……

第二天,信子上线
一般都是要么将军大人早信子一会上线,或者是信子比将军大人早一会上线,然后再是QC,有时候未清也在然后大家一起清任务
将军大人上线的提示:您的夫君某某某已上游戏
未清上线的提示:您的挚友未清已上游戏
可是那段日子未清并不在,她升到122后就跟信子说不玩了,本来还想买雷火无妄(方士的第二个绝技)后来却把帐号都给了信子。起初信子答应帮她签到领奖(游戏推出的签到的有奖活动),等她回来,但她也不确定会不会回来,信子甚至潜意识里相信她会回来。她会回来吗?
阿格拉
您的好友QC上游戏了
不一会屏幕出现
QC邀请您加入队伍
信子接受邀请进入队伍
将军大人没上线,名字是灰色的,跟信子的心情差不多
大虾:“你们离婚了?”
信子:“你怎么知道”?
信子:“那把武器我还给他了”
QC:“嗯,知道了”(信子已经不确定当时的对话了,只能大致表达它的当时的中心思想)
信子:“
QC:“至于吗,不就是一把破武器,你们也能搞成这样”
信子:“本来我也没打算用,还给他正好”
QC:“你知道他说什么吗”
信子:“什么?”
QC:“他说信子可能要跟我离婚了,我说为啥,他说你把武器都还给他了”
信子没有做答,因为将军大人算是猜中了她的心思。而她此时已经沉浸在分离和回忆的难过中了
QC:“去做任务吧,先去刷鬼车,再去刷鱼,好吧?”
信子:“好啊,怎样都行”
信子不过是不知道要做什么,跟着而已,她心里想的是某人何时上线……
信子仿佛记得那几日将军大人没有上线,因为信子答应帮未清签到,所以每天都要上一下。而巧的是那几日QC都在,要么信子之前要么之后,上来就喊信子做任务
信子本来也想休息,但是QC喊信子做任务,信子总要去吧
要么是QC申请加入队伍
要么是QC邀请您加入队伍
俩人也不怎么说话,但是信子记得他夸信子衣服好看,当时心里飘过美美的感觉,不过一想到他平日里对信子的态度,那种美感立马就没影了……
那时很喜欢121的灰黄色布甲,整套穿下来是一身的翠绿色短裙装,看上去很是新鲜,很有春天草绿一新的感觉。而一身121的红色装备穿出来则是粉色系的,给人感觉犹如暖暖三月里盛开的桃花,明艳动人。(信子是外貌协会的?)
奶妈的美,不似射娘的张扬,也不似女魅的妖娆。(对不对?)
后来又夸信子家园整理的漂亮,信子只是笑笑
对于QC的赞美,信子还是不敢全信的,因为拿信子开涮似乎成了他的习惯
笨,反应迟钝,不是手残吧,信子,你个大号酱油,你看你现在反应快都是我培养的……你是猪啊……
这都是他常用的对信子的“赞美”
是不是少了什么呢?
跟大虾做完任务,信子要下线了
将军大人没有来
信子马上129了,在此之前也听从将军大人的意见,做宁远,用积分兑换伏魂牌再换129鬼布甲。因此手里的伏魂牌也差不太多了
因此QC就把那几天(之前也给过)刷剧情,做任务所得的红装,紫装都给信子抽冰(伏魂牌的另一种获得法)换牌子。信子为此还觉得不好意思,还给了他两块10级的吴山石
QC则说信子算得太清,这是要互不相欠,其实信子是觉得无功不受禄吧或者是不想欠的太多
记得将军大人不在的那几天(应该是的),信子很早就下了(信子晚上不在,不知道将军在不在),心里不免空落落的,时不时的看着好友栏里灰色的名字,要么就去某个风景区发呆,弹琴。
忘记了第几天
不能不说信子加血的熟练度多少也跟大虾有关系的,将军大人一般情况下不掉血,大虾就不行了。
因为多次刷鬼车,他都需要信子帮忙加血,怪物有个技能很残暴,会使角色大量掉血,甚至死亡。
信子曾笑他是脆皮,需要被时时的保护要他赶紧找个专属奶瓶。他则貌似很严肃的说了俩字,不找
水妖巢穴
一直没说大虾也是双开的,他有一个叫如花得男偃师号,为此信子还笑话他
似乎是跟信子说起了他们曾经的固定队,里面提到了一个将军大人曾经为了过桃花开过的89奶妈
聊了很多吧
信子:“还是有什么话说出来的好”
QC:“其实我不是一个很喜欢凑热闹的人”(貌似是这个意思)
信子:“但是你比将军大人能说(那几日信子几乎没有在憔悴面前提过将军大人),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很少说话”
QC:“怎么?没有跟我在一起话多?”(典型的调侃)
信子继而说到:“他才没有你这么的油嘴滑舌,语言随意”
QC:“现在陪着你的是我
QC:“你家将军大人什么都好,想他了?”
信子:“怎么成我家的了?”
QC:“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信子:“我也喜欢你,喜欢MOUSE,你怎么看?”
QC:“当然,我们是朋友嘛”
QC:“我说的喜欢你懂的”
信子:“你说可能吗?”
QC:“有什么不可能,游戏奔现的很多”
信子:“对我是不可能的”
QC…………
………………
还说了什么,信子就不予回忆了
那天还是没有见到将军大人,信子是什么心情呢?
次日,大约一周了吧
信子上线签到
不一会
大虾上线喊信子去刷薇草,信子一边加血一边听着林俊杰的《原来》
QC:“信子,你猪啊!怪物目标,你加哪里啊?”
原来怪物目标已经死了……
信子:“你昨晚有做帮会活动吗?”
QC:“做了(没做?)怎么了?”
信子:“我就是问下,帮会活动有奖励么不是”(她是想问将军大人有没有上线)
过了会,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QC:“你在想什么?”
信子在想将军大人
信子:“我在听林俊杰的《原来》,你听过吗”
QC:“听过(是吗?)”
你和我倒数愉快的时光轻轻哼着喜怒哀乐……你收的干净,我也不留痕迹……(歌词)
听着忧伤的旋律,想着某些过往,心里什么感觉呢?
不知道当时信子说了什么,大虾来了这么一句:“看来你心里满满的都是你家将军啊”
信子猛然惊醒,有这么的明显?
信子:“说了不是我家的,是你家的吧”
QC:“别,你家的,我可不敢跟你抢”(大虾都是说的鬼啊!)
信子:“不用抢本来就是你家的”
QC:“你家的”
信子:“好吧,大家的”
QC:“你就从来没注意过陪在你身边的人……”(此话何意?又是玩笑?)
信子有点懵
过了一会
QC:“好了,你家将军说了一会就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4 07:44:2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虾说将军大人一会就上线了,信子心里为什么有种风吹云散见太阳的感觉呢?

您的夫君将军大人已上游戏

终于来了吗?该怎么面对?

信子关了音乐,不一会
将军大人加入队伍
信子当时忽然觉得有些窘迫
默默的啥也不说

大虾:“去刷鬼车吧”
将军大人:“走吧”
信子想离队,感觉有些尴尬,可是心思又不听指挥的任由大虾拉了组队跟随
副本里,信子机械化的为大虾和他的如花偃师加血,心里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一时间大家似乎都没有说话,都在专心的对付BS
气氛有些异常的沉闷
这时大虾说了一些似乎跟打怪爆装备如何如何的话
信子不记得将军大人回复了什么或者没有回复
直到BS使出了它的变态技能
大虾差点死掉
将军大人掉血了
信子想着要不要点他的头像给他加血
出于职业本能吗?信子还是点了目标,使出了回血技能(其实没必要,因为画魂本身自带回血技能)
好生尴尬,为什么?
刷了一两次吧
后来忘了谁提议去刷风伯雨师的剧情
大虾:“信子你咋不说话”
信子这会希望自己被当成透明人
信子:“加血~”
信子这会儿最怕的就是大虾会走
可是偏偏他就真的走了
您的好友QC意外掉线离开了游戏
您的好友如花意外掉线离开了游戏
…………

信子想,要不我也掉线?
可是屏幕一闪,场景切换到风伯雨师的副本中
这下要是走了总不好吧
再有不是很期望再见吗
就剩下信子和将军大人
信子由本来的尴尬慢慢的转变为坦然面对
风伯雨师里的BS是个长的很像章鱼或水母怪物。就像每个角色一样,BS也有它的必杀技
即使将军大人的装备在信子看来已经很强大了,可是还免不了掉血
信子只管默默的加血,偶尔的也会助攻一下
最后bs死了,掉了一地的蓝装
将军大人幸运堆的很高,信子曾听他说过他兑换幸运装的一些经历
但即便有了幸运装,也不是每每都中奖啊,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爆了好装备后的惊喜呢
是心照不宣吗,俩人都没怎么说话
信子不记得他们接下来是不是一起做的任务
……
最起码信子心里多日来的阴霾一扫而光

因为时间久了,这段记忆已经不那么完整了。这几天可能将军大人也上过线,也曾经邀请过信子一起做任务,当然队长是大虾的。仿佛记得信子看到他在队里就转身离队了,谁还记得那么清楚呢?
在这里信子要说一个人
剪瞳
一个奶妈
信子在此说的是她以前的名字
跟她是在与将军大人分开后做夜宴认识的
游戏里有很多夫妻用的都是情侣名,剪瞳跟她相公用的就是情侣名
秋水,剪瞳
男方是个蓝光射手,剪瞳近乎一身鬼
信子记得自己没说话,在卖力的输出
这时剪瞳说:“我记得你”
信子:“啊?”
剪瞳:“在以前的帮会”
信子在努力的回想
剪瞳:“在以前的帮会,那时你穿着千机变的时装,我还暗自的偷窥你
信子想起千机变的时装是当时限时购买的,为此信子还花了五十块人民币。记得当时在宁远,将军和酒酒买了流光,信子买了千机变,信子还说他俩情侣装
将军居然说是亲子装……
信子以前的帮会叫淡舞落云轩
那是信子和酒酒起初跑商的帮会,也是信子呆的最久的帮会。后来因为帮会换了统战,是个很有气性的大神方,总是在帮会联赛失败后当众发牢骚,为此很多人都走了。后来信子也离开去了将军的帮会
剪瞳当时穿的是龙涎香的时装,在萌萌的外表上多了一份似是神秘的妖娆感。那个射手也是穿的龙涎香。看名字,看时装,看装备就知道是夫妻。
信子那时穿的是桃花乱吧
剪瞳:“果然是妹纸啊,那么喜欢时装”
信子:“是啊,时装几乎没断过”
剪瞳:“你这件时装我也有,但是我觉的身上的这件也蛮好的”
信子:“
信子跟她聊天输出就有些跟不上,其实也用不着,因为她的相公和队里的其他人输出绝对没问题。
剪瞳则一直坐着她的“虫子”坐骑在副本里飞来飞去。
虫子是当时的新商城坐骑,九星瓢虫。这个坐骑就是一只瓢虫,跟别的坐骑不同的是它飞行的时候是在空中,停下来时会落在地面或落在水里。别的坐骑要么飞行跟停下时都在空中,要么在地下。
她一会飞过来一会飞过去,那只虫子就这停停那停停,一会又落在副本地面的水里。看上去很滑稽,很好玩
剪瞳:“这坐骑太奇葩了,真不知道有啥好的,样子也不好看,不过感觉上萌萌哒”
信子:“蛮可爱的”
剪瞳:“……他居然买了一仓库,说一整年都骑这个
信子:“呃……你没发现,这家伙海陆空都可以啊”
剪瞳:“是哎……”
然后又是飞来飞去
后来我们互相加了好友
接下来是在广寒宫的相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16-1-4 07:4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4 07:4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久了吧,现实也好,虚拟也好,都没有这么发自内心的开心过
只是信子并不知道她的头顶悬着一把达摩克里斯的痛苦之剑
跟将军大人的重归于好让她有些开心的忘了形。
一个人心情好,就觉得什么都好
阿格拉
信子与将军大人打算大二。信子想到了青慕,这个在她忧伤落寞的时候陪她说话的人,想把她介绍给将军大人认识,就发信给她。
信子:“青慕在吗?”
青慕:“我在做官府,以前都没怎么做过现在才六品”。
信子:“那么你以后见到我要叫信大人
青慕:“为啥?”
信子:“因为我官位比你高啊,我可是正四品哦。
青慕:“好吧,信大人
信子:“你来大二吗?”
青慕:“好啊,稍等啊”
就这样将军面前信子又多了一个可以谈心聊天的朋友

这天大虾上线比较晚

您的好友QC已进入游戏

看到提示,信子心中喜悦,很愉快的跟他打招呼
邀请他进队
信子:“大虾,喊我信大人
一会QC:“哎吆,就是不一样啊”
信子:“啥不一样”
QC:“心情啊,你跟开心吧”
信子:“你怎么知道”
QC重复信子的话:“喊我信大人
信子:“……这是有典故的”
信子有些不好意思了
QC:“难道你心情不好?~~”
信子:“好啊”
QC:“跟你家将军和好了吧”
信子这次没有跟他争辩:“和好了”(无所谓和好,只是说出了以前没说过的话)
QC:“啧啧啧……”
信子:“咋滴?”
QC:“不咋”
QC:“我就是上来看看你们和好没”
信子有回复了什么吗?不记得了
QC:“来仓库给你点东西。”
信子习惯性的问:“什么?”继而来到阿格拉仓库旁
点了交易,是一些紫装,红装和抽好的冰
QC:“还差多少?”
信子看了下,数了数,兑换129鬼布甲要1000个伏魂牌,还是不够
就说:“差不多了,再攒一些就够了”
随后QC又给了信子一些紫装,这都是他打剧情爆的的吧。信子不想収,但是想起上次QC说朋友之间就是相互的帮衬(这不是原话),所以就收下了

队伍频道
QC:“我一会有事下了”(貌似是)
将军大人:“有事去?”(还是说了别的什么)
具体不详,但信子记得下面的一句
QC:“你让我转交的那些冰和紫装,我都给她了啊”
将军大人没说话
然后就是大虾离线的提示
信子心里有疑惑,有感动。
后来信子有没有问大虾紫装和冰块到底是谁给的,仿佛记得大虾说:“有一些是将军大人拖他给信子的”,因为怕信子不收,因为当时信子跟将军冷场了……那么有一些也是大虾给的……

人有时候很固执,不然怎么会有这句话:有些人说不清哪里好,但就是谁也替代不了
人活着会有很多经历个记忆,是不是只有认真用心了的过往才会记忆深刻
人世间的痛有很多种,最难以忍受和平复的应该是心痛吧
患得患失就是痛苦与快乐并存吗?
第二天
周三
上了游戏
将军大人休班吗?
是的
今天大虾来的早,大虾喜欢刷剧情,都是把活力刷没了再去坐日常任务
信子双开,上了未清的号,大虾提议先去刷剧情
还是先刷了几次鬼车,又去了风伯雨师
他们喊信子去yy
信子登上yy,带上耳麦
里面就传来了他俩说话的声音,听上去语言轻快,大虾还不时的哼着歌,感觉那一刻大家都是开心的
信子yy说:“你要唱歌就大声唱啊。”
接着又说:“你可是曾经答应过要唱歌给我们听的,可要说话算数”(以前有说过)
QC咳嗽了声说:“说吧,你要听什么。”
闻言大有一副尽管放马过来,哥才不怕的架势
将军大人:“是啊,很久不听你唱歌了”
将军大人笑着又说:“要不你喊个麦?”(信子到现在也不知道啥是喊麦)
QC:“喊麦啊……喊麦~我怕吓着你们……”(有没有这一句)
信子:“你唱歌听啊,”(QC的嗓音有点属于男中音,而将军大人的属于有点低的男中音吧)
QC一边哼着歌一边说:“你不点,我怎么唱”
信子想了想,打算难为她一下:“浮夸吧,我想听浮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创建论坛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