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帖
同人
视频
活动
查看: 104870|回复: 1037

[长篇] 原创小说(女异&男方)【予子于归】(完结)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5-2 00:4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新倩女幽魂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创建论坛帐号

x
本帖最后由 息兮 于 2011-11-16 07:14 编辑

   ps: 第二楼有文文的章数和帖子页码的匹配,方便童鞋们快速找到文文..楼层盖得过高..楼主弯腰道歉哇..

         童鞋请多围观~有分给分,有钱给钱,有花送花,有蛋砸蛋。拒绝无视我!      


文完结,有整理帖。http://qn.netease.com/viewthread.php?tid=138596&extra=&page=1














               予子于归




----于归于归,与子同归。


她,花渐隐,本是花妖,后来入了魔道,成为异人。

他,叶葬花,苦苦寻觅亡妻,却最终失去了一道风景。

他,莫忘生,本是清袖之士,最终有了想要保护一生的人。

他,冷月心,蹙眉抚琴的翩翩琴师,挚爱伊人,却只能隔岸遥望。

他,若者,因她而生,为她而死,百年一望,一眼万年。

有最有爱的鬼灵们,有最有爱的妖孽们,有最有爱的npc,还有最有爱的亲们支持者。


缘来,缘尽。

予子于归。

当一切都已散去,当一切又都重新开始。

忘记的,忘记了,记得的,记住了。




【壹   彼岸·瑾】

瑾醒来时,感到身上传来阵阵寒意,周围却是无边无际的炙火,本应该感到温暖,自己却只觉得越来越冷,她打着哆嗦,努力回想。

除了知道自己叫瑾,其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为何在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可是心中有一种信念,我要离开,我要等一个人。


“这里,是地狱么”她轻轻说道,无奈的垂头,乌丝挡住了秀丽的脸庞。

“不,这里是黄泉。”一个淡漠的声音响起,瑾惊愕的抬头,迎向一双不带任何感情的眸子。

男子蹲下身来,面对她笑了笑,瑾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火光的原因,他的头发是火红的,眼睛像琥珀,身上笼罩一层寂寞而炙热的气息。

“你要是跟着我走的话,可以离开”他仔细的看了看她的脸,脸上划过了诧异,却又很快消失。他站起来,甩下一句,“走么。”

瑾一愣,一种巨大的惊喜随即而来。她想也没想地跃起,追上男子的脚步。火焰却越来越高,大火疯狂的卷着火舌,妄想吞噬他们。

可是男子身上仿佛有什么阴冷的东西散发出来,围在他们身边,火只有避开的份。

“不抓紧我,小心你被火给吃了。”男子冷冷的说。

瑾虽然害羞,可还是微微颤抖着扯住男子的袍袖一角。

---我要出去,我一定要,出去。她在心里狠狠的说。


当他们终于走出火海,瑾好奇的回头看看了,发觉那些燃烧的居然是一大片花,在火光的照耀下,花一片血红。

“那是什么?”她惊讶的问。

男子疑惑的看了她一眼,轻佻的说,你不就是一朵花么?

----啊?

男子却没回复她的疑问,继续往前走着。


很久以后,瑾在书上得知,那花长在彼岸这边,即黄泉,花红色,名曼珠沙华,即彼岸花。

只是她仍然不懂,为何当时叶葬花会出现在那里,为何会称她为那花。


“冥凤临世,召唤!”叶葬花从那烈火中,居然召唤出一只凤凰来。

“快上来,不然我可走了”他声音冷冷的。

瑾一惊,慌忙跳到冥凤身上,好奇的问,“为什么这只鸟,有点奇怪?”

男子低声笑道,“因为它才刚出生,没听过凤凰涅槃吗”

“它母亲呢”瑾问。

男子身体僵了僵,却是轻笑,“死了呗”

他的表情残忍又寂寞,带着一丝忧伤,但坐在他前面的瑾,看不到,只听见那毫无感情的话语。

-----真冷漠的人啊。瑾握紧手,没了话。

两人一路无言,飞在忘川上空,寂静离去。


万妖宫。

春三十娘冷笑着望着不远天边的凤凰飞回来,眼神在看见鸟背上还有一人时,变得复杂。

叶葬花华丽的跳下来,单跪在地行礼。

“参见掌门人。”他语气依然淡漠。

春三十娘嗤笑一声,说,“你还记得我是掌门人啊,你这么大胆的跑去闯了鬼门关,还一路杀到黄泉,一个人也真厉害,不愧是叶公子啊。”

“您过奖了,我不过是靠鬼灵们的力量罢了。”他始终低着头。

“哼,你弄死了跟我这么多年的冥凤,以为带回一只小的就可以了么?哈,枉费我这么看重你!”春三十娘恨恨的剜了他一眼,虽然恨不得杀死他,可是,爱才如命的她,怎下得了手。

“是我的错”叶葬花淡淡的说。

春三十娘愤懑的转身离去,扔下一句,“那丫头天赋不错,你教她学法术吧。”


看着她走远后,瑾轻轻的从鸟背跳下来,走到叶葬花身旁,看着那依然跪地的男子。

当她发现地上有了水滴的痕迹,才反应过来,他哭了。

“.....你,没事吧”她有些迟疑的问。

男子静默了许久,最后笑着站起来,“哈,当然没事了,我开心着呢,哈哈哈哈哈”他一路笑着,一路流泪离去。

瑾闭上眼,觉得,心里有点痛。

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这么个淡漠的男子,如此。


---“听说你叫瑾?”窗外突然传来男子的声音。

瑾惊讶的看向窗外,竟然是个白色长发的男子,眼睛如狐狸般细长,桃花眼魅惑力十足。

“....你是谁?”来了万妖宫这么久,这是第三个见到的人。

“呵呵,你莫怕,我叫冷月心,是这里的琴师”他微笑的致意,挥了挥手中的古琴,那古琴闪耀着奇异的光芒,一看就不是普通的琴。

瑾呆呆的看了他好久“......你..长的比叶公子还好看啊”

冷月心听后,捂住嘴笑了笑,“嘻,我也这么觉得呢”

瑾:“.....那个,叶公子去哪了? 我来这里后,就没见过他了。”

琴师微笑“你找他有事?”

“唔..是一个很厉害很好看的女人,说要他教我学法术”她轻轻说。

冷月心皱皱眉,知道她说的正是春三十娘,也真难得她会收下毫无所长的人呢。这丫头,一眼望去他就知道,她太纯白了,完全是空白一片。

奇怪。

“那,不如,和我学琴吧?”他像是想明白了什么,窃笑了一下。

“啊..?”

冷月心微笑,反正多学点什么,也不是坏事啊,春三十娘怎就知道,她不是学琴的料呢,真是的,和叶葬花学习,还不如给我教呢。再说了,叶葬花目前正被关禁闭,何时能出来还是个问题呢。哈哈。

“你。。为什么帮我?”瑾好奇的问。

“....因为,你挺好看的。”他眯眼,歪歪脑袋,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

瑾的心跳又漏跳了一拍,怎么这里的人,都这么...厉害啊。

评分

14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 00:55: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方便新观众~~

本帖最后由 息兮 于 2011-5-21 20:33 编辑

作为善良贴心的某兮,辛苦统计了页码给童鞋们服务..做牛做马..

左边是帖子页码    右边是文文节数

1 【1--5】

2 【6--9】

3 【10--11】

4 【12】

5 【13】

6 【14】

7 【15】

8 【16】

10  【17--18】

11  【19--21】

13  【22】

14  【23】

16  【24】

17  【25】

18  【26】

23  【27--28】

24  【29】

27  【30】

28  【31】

31  【32】

34  【33】

35  【34--35】

36  【36】

37  【37】     

38  【38-39】   

39  【40】

41  【41】      

42  【42】

43  【43-44】

46  【45】

48  【46】

53  【47】

55  【48】

56  【49】

59  【50】

60  【51】

65  【52】

66  【53】

68  【完】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 09:55:28 | 显示全部楼层
【贰 万妖宫 · 怀】


万妖宫中,春三十娘半倚在床上,纱帘垂下,女子的身影绰约。

--“冷月心啊,最近教琴教的如何了?”女子声音带着笑意,却是让跪在地上的琴师一愣。

他沉吟了一下,笑了笑,“呵呵,三十娘,您不是就想好好培养个种子么。”

三十娘危险的眯了眯眼睛,冷笑,“诶哟,被你发觉了。她如此纯白,只有她可以啊。”

冷月心的心像是被什么抓紧了一般,他觉得,还有事情。

---“听着,这丫头,要么死,要么得听我的。”三十娘抚了抚头发,眼睛里却是犀利而贪婪的光芒。

“冷月心,我知道她现在和你关系不错,不如你帮我个忙吧。”三十娘笑的越发风情万种,递给琴师一粒东

西。

“这是...?”

“你只要让她服下去,就可以了。”冷月心原本以为是控制系的毒药,结果那药丸,他却是从没有见过。

他不安的前往瑾所住的地方,每走一步,就觉得脑袋要炸开了。

他不得不承认,那个丫头有种魔力,她不像普通女子,所以连他身为顶一顶二的“琴师”,也似乎被“魅”

住了。


---“真该要风摇筝来领教一下,不用媚术是怎么迷惑人的”他恨恨的说。

到了。

冷月心止住脚步,出神的望着一片林中,瑾正在闻花儿,她身着一身白衣,黑发显得过于漆黑,似乎也要融

入这夜里。


--“月心,你来了?”女子悦耳的声音传来,冷月心心惊,什么时候,她也可以感应到别人靠近了?况且,他

今天没带琴来,瑾应该很难感应到他才对。

冷月心轻笑,走近她。

“嘿,真厉害。”他打趣的说道。

瑾睁大双目看着他,“月心,你似乎有事情。”她轻轻的问。

琴师太阳穴一跳,嘴角扯开一个苦笑,“呵呵,哎,我还是直说吧。我们掌门人说了,要么你服药,要么杀

了你。”

瑾像是预料到一切了似的,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我以为是你私人的事情呢,吓到我了。这有什么,药给

我吧,我吃”

冷月心却迟疑了,他不知道,那药到底是什么。他很不安。

罢了,先缓一缓吧。

“喔,你刚在闻什么花呢?”

瑾眼含笑意的盯着他 说“看来你不是很愿意我吃呢,那花叫做彼岸花,我在书上看到的,我觉得好看,虽说

只长在黄泉,但我想,这里和黄泉不远了,可能黄泉水能灌溉到这地底呢。”

“所以,你已经培育出来了?”冷月心惊愕,他知道彼岸花,可是这女子是怎么做到让它们生长在这里的?

瑾咬了咬下唇,“不,它们还没开花,你没发现么?”

冷月心听后才发觉,原来,只有叶子。

“我不知道还要等多久,这花才有,呵呵”瑾微笑“如果我能一直活着,未尝不是好事。所以,和你们一起

入魔道吧。”

说罢她伸手,“给我吧,月心,无论发生什么,记得喔,我们是朋友。”

瑾缓慢的仰头,将药丸送入喉中,白皙的脸庞就那么倔强的仰望着天空,终于,药丸服下去了。

她只觉得,好困,好想睡觉......

“我困了,先睡了。”她淡淡说道,入室,关上门。

冷月心呆呆的站在门外,那扇窗,那扇门,都关上了。


为什么有落泪的冲动,似乎,有什么,已经消失了。




旦日

冷月心一起床就拿上琴冲向瑾所在的处所,他着急的冲进室内,就听到春三十娘妖魅的声音。

“呵呵呵呵,叫我三十娘就好了,哎呀,”

“三十娘..”一个天真无邪,略显青涩的声音。

冷月心一震,颤抖着看到床上的女孩转过头来。

是她,还是她,可是,又不是以前的她了。

床上的女孩,看起来只有十三十四的样子,玲珑娇小,黑色的直发刚齐肩,看起来清纯可人。

“.....”

春三十娘娇笑,“来,这是我们宫中数一数二的魅者,他叫冷月心。”

冷月心注意到了,掌门人使用的词语不是“琴师”,而是魅者。

春三十娘笑着转头看着他,“月心,这是我们宫中的异人,你可以喊她夕若”

那瑾呢?瑾去哪里了?他瞪着她,眼神问。

春三十娘嗤笑,捂住嘴,“夕若刚来,并且失忆了,我们可要好好照顾她喔”

夕若微笑,顽皮的跳下床,蹲在冷月心面前,“哇,你长得很好看也”

冷月心发觉了,这个丫头,比以前变的更纯白了,她完全失忆,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呵呵,夕若你先洗漱一下,等会我可要带你去见见各位”三十娘开心的说着,示意冷月心和她一起出去。



“到底怎么了”冷月心的声音冷的毫无感情。

春三十娘又露出开心的笑容,“那丹,就是返华丹”

“真有这药?!”他惊愕,那是只在书中听说过的药,吃后人会年轻,但年轻多少是不知道的,并且伴随年轻会获得更多能力,但是后遗症就是会失去一切记忆,当慢慢长大后,到了服药的年龄后,便不再变老。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喜欢有能力的人,难得遇到这么纯白的人,想必没有人比她更适合这药了。”

“你是用她当试验品么?!”冷月心愤怒的吼道。

三十娘剜他一眼,“哼。聚集宫中所有魅者异人,等候”她拂袖离去,脚步轻快。

你是开心了,我呢?瑾呢?还有那叶葬花,他会怎么想?冷月心苦笑,这下子,瑾你真的是,入了魔道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5-2 10:02:48 |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 10:04:5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我是现场写的...好感动有人回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 10:57:13 | 显示全部楼层
【叁  残楼· 夕若】

“您真好看。”小青在一旁说道。

夕若笑靥如花,望着镜中的自己。

小青是三十娘派过来伺候自己的,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

“你以后,就喊我夕若吧,对我用敬称,我会起鸡皮的....”夕若认真的,一字一顿的说。

小青奇怪的看着这个女孩,三十娘为什么会带回这么个女孩呢?从她身上,感觉不到任何东西。

“为什么我的眼睛是红色的?”许久,夕若问。

“不知道....我就看过一个人眼睛红过一阵子,后来就淡下来了。”

夕若好奇的问,“谁?”

“叶公子,那时他也是刚来,眼睛红得可以滴血了,好像是刚魔化。”小青提到这人,表情变得有点怪异。

“叶公子是谁啊?”

小青却不耐烦了,“等会,宫中全部人,你都可以见到了。”

夕若本不是喜欢好奇的人,可是,不知为何,总有点异样的情感。

叶公子?她也表情复杂的,继续盯着镜中。



“哎呀呀,风摇筝,你怎么这么美啊”春三十娘走到风摇筝面前,夸赞她。

风摇筝紫红的刘海抖了一下...为什么掌门人,目光总是盯着一些奇怪的方面..就像今天,居然聚集全宫的人

...想当年她和冷月心进来时,包括叶葬花,都没这么特殊的待遇。

冷月心看到她被三十娘缠住,坏坏的笑了笑。随后目光转移到高台上,等会,夕若便要从那里走下来。

“听说这次来了个异人,很漂亮啊”海公子走近他,打趣道“唷,大琴师,要不要去追她试试看?”

“真是谢谢你了,我还不想被打死。”

“谁敢打你啊,自从你和叶葬花打了三天都没分出胜负之后,大家都不敢和你打架了”海公子无辜的说道,

表情却是很可爱。

“.......他耍诈,怎么可以不停召唤鬼灵,我光是定住他鬼灵都要被叶葬花打的半死。”冷月心恼恨。

海公子哈哈大笑,“翩翩琴师,你知道这次来的异人的来头么?我压根都不知道她何时来的”

“难为你为大伙传送了这么久了。”他顿了顿“不过我也不知道。”

也许知道她来头的,只有三十娘和叶葬花了。



“等会啊,你可要端庄的走出去,不许上蹦下跳的”小青叮嘱道。

“.....我什么时候上蹦下跳了?”

“....不要以为轻功好就可以到处跳”小青有些不爽的说。

“.....难道我会轻功?”夕若眼睛亮了起来,原来那就是轻功啊。

小青更愤愤了,这个女的,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啊?!虽有些忌恨她的天赋,可是这个女孩,好像和别人不太同,刚开始她以为是装傻,后来发觉,这个人是真傻....可是傻的好可爱。罢了,照顾点她吧。

“这个裙子,真好看,我乱跳,裙子是不是会飞起来?”夕若问问题时,就像7岁的小孩子似地。

“....你可以试试看”小青只能憋出这句话。

本以为就这么算了,没想到,夕若还真的冲出去,跳起了轻功......

“........我还是去服侍冷公子吧!!!!”小青抓狂的跟着冲出去,却惊讶的看到,夕若站在高檐上,一动不动的望着远处出神。



叶葬花刚从门禁里出来,就看到残楼外苑的高檐上,站着一女孩。说是女孩,因为看上去那人有点娇小。

----“夕若啊!别乱跑啊,马上就要出去了,你别搞乱了头发,衣服别弄破了啊”小青觉得自己都老了二十岁了,而这和她一样大的夕若,.....到底是多大啊

叶葬花太阳穴跳了跳,这不是小青的声音么,怎么在这里?

还有,那夕若,是谁?

一贯的冷漠使他停了脚步几秒,接着他又面无表情的继续往前走。

---“那个....那个,你是叶公子么”一个清脆动听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叶葬花冷不丁抬头,看到一双熟悉的眼睛,虽然是血红的眼睛,但是,很熟悉。

刚魔化的...异人么

不对,这个孩子,为什么和瑾,那么像?

他吃惊的看着她跳下来,动作轻盈优美,夕若欢快的跑到他面前。

“你是叶公子吧,听说你眼睛也红过,所以我对你有点好奇。”她歪歪脑袋,露出甜美的笑容。

“.....这有什么好好奇的”

“因为,我觉得,我和你有点关系。”

“....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叶葬花冷冷的说

“.....噢”夕若低头,她这么娇小,还不及他胸前。

-----“夕若啊!!!!嗷嗷嗷嗷,你怎么这么烦人啊”小青难得抓狂的跑出来,她并不能轻松的跳过来,所以是绕了一个大圈子,跑来的。

“居然把这么温婉的小青都弄得崩溃,你有点厉害”叶葬花忍笑,准备抬脚离去。

“你去哪儿啊”夕若像是不舍,问。

叶葬花无奈的撇头,“不关你事。”

这话把夕若郁闷了,也是,他们本来就不认识。

叶葬花加快脚步,很快就不见了人影。

赶来的小青怒怒的瞪着她,“姑奶奶,你是怎么跳过来的??这么高的外苑!”

夕若无辜的看着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生气。

“...我,我就看到...看到他 啊..啊。。就跳了呗~”她嘻嘻一笑,灿烂的笑容,居然感染了小青,她的愤怒就这么没了。

“....你不是异人吧,你去当魅者吧。”她为自己被蛊惑而觉得深深受挫,同年龄的夕若,怎么这么厉害...



“啊!快点走,不然三十娘今晚要打死我了”小青听到聚集开宴的琴声,知道正是冷月心演奏,急忙拉着夕若往前跑。
“快快快,我们快赶过去,不然看不到冷公子表演了”

夕若坏坏一笑,“原来,小青你喜欢冷月心啊”

“.....不是”

“喔,那你不喜欢冷月心啊?”

“.....也不是”

“喔”夕若眼神暧昧的看着她,“嘻嘻嘻,那我带你用轻功飞过去好不好呀”

“....被三十娘发现...我要被打的”

“可是...走过去可能会迟到的”

小青觉得自己就是活生生被这个女孩拖累的悲剧了,----假如你不乱跑,我们至于嘛我们至于嘛!

最后,只看到高檐上,一片红色的影子,拖着一个青色的影子....眼花缭乱之后,她们终于赶上了宴会。

“呐,这个高台,你得慢慢走下去,然后听三十娘发话。”小青忍住内心呕吐的欲望,对着毫无反胃,头晕迹象的夕若叮嘱。

“喔 好哇”她顽皮的笑了笑,“我可以跳下去么?一步就到了.”

小青无力的撑住额头,“我求你了,行行好吧....走下去,understand?”

然后,小青在幕后,看着那女孩,一步一步,慢慢走下高台,不知道,许多事情,都开始慢慢转变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5-2 11:02: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1-5-2 11:42: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5-2 12:5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求更新有木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5-2 13: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哇···赶紧的哦··希望不是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 13:44:3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大家~~我不挖坑的~~正在写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 14:4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息兮 于 2011-5-2 15:00 编辑

唉  用了一个小时 终于查出来哪个词敏感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 14:5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息兮 于 2011-5-2 15:02 编辑

实在不理解为什么会被敏感 不能理解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 14:53: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息兮 于 2011-5-2 15:05 编辑

【肆  万妖宫·再生】

---------我若是能看多你几眼,一定不会再忘记了。


春三十娘出神的望着那着红衣的女孩,一步步走下来。

红色,太适合她了。眼睛露出的红光,更显妖娆。

--“大家快看看,这就是新来的异人,夕若姑娘,各位可要多多关照”她开口说道,要夕若行礼。

夕若不知所措的看着那么多人,他们都看着自己,死死的盯着自己。再怎么傻的人,也能感觉到,里面

不善多于友善。

“咳咳,冷月心,你有什么话要说没”

冷月心拨动一根琴弦,微微一笑。

“夕若姑娘,我弹的琴,还可以喔”他心中虽是苦涩,但是,没关系,他知道,这个还是瑾就够了。

“风摇筝呢,你有什么话要说”三十娘问。

“呵呵,夕若姑娘,真美啊,是不是,三十娘?”风摇筝内心欢快,终于,来了个更美的人,快去吸引掌门
人的注意吧,别老天天忌恨我的美貌了。

下面人一片喧哗,没想到这两位都不持反对意见。

“叶葬花,你呢”三十娘目光冷下来,恨恨的问。

叶葬花头也没抬,淡淡的说“我随便”。话音刚落,场下就静下来了。


“那好,从今以后,你们几人都要教夕若学习,她失忆了,很多东西都不会,可是她天赋很好,所以,我给

你们一年的时间,希望你们带回一个合格的给我看看。”春三十娘笑着说完,牵着夕若走到叶葬花面前。

“记着了,一年,我给你一年。给我好好教她。”她冷冷的说。

叶葬花眉头一蹙,不解的看着掌门人。

“别问我为什么,我是这里的主,你们听我的去做,就死不了。”

她笑着,转身回到台上。

“各位,今日宴会,大家可要尽情欢乐”她鞠躬,接着说“三十娘我还有事情,先行一步。”然后台上就只
有冷月心一人了。

冷月心嘴角扯开一个弧度,不知道三十娘到底想怎样。他继续缓慢的拨动琴弦,一根,再一根。

“呵,这次三十娘,不知道葫芦里卖什幺药呢。”海公子飘过,留下一句,传入夕若耳中。

“为什么,大家好像都很不喜欢我?”夕若本开朗的心情,顿时阴暗了下来。

“因为,你有着过于好的天赋”风摇筝迷人的一笑,摸摸夕若的头发。

“傻丫头,别相信这些男人,跟着姐姐我学吧,我教你最厉害的媚术和控制”她微微低头,低沉的说。

随后她看了看台上孤独弹琴的冷月心,叹气一声,“好久没见他这么颓唐了,冷月心还可以教你琴技,他是
天下数一数二的‘琴师’呢”

最后她看向一直沉默的叶葬花,“至于他,我可什么都不晓得了”她冷冷一笑“不过,他杀人倒是很厉害”

叶葬花缓缓抬头,死死盯着风摇筝。

风摇筝展开一个轻蔑的笑容,迎视他。

夕若握紧拳头,她察觉到了空气中微妙的硝烟。

“哎呀 摇筝姐,我院子里似乎种了很神奇的东西呢,你要不要随我去看看?”夕若甜甜一笑,转移了两人的
注意力。

说也奇怪,似乎她一开口,两人都静了心下来。本一触即发的情势,也没了。

风摇筝疑惑,她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就这么平静下来了....

她横了叶葬花一眼,拉过夕若的手。“走,我们去看看,搞不好能入药呢”她风情万种的一笑,抖抖身上的
开口长裙。经过叶葬花身边时,她停顿了一下。

“斯人已逝,为何还放不下”委婉的声音,却透着寒心。

“不关你事。”叶葬花淡淡回答。

残楼。

两名女子,不,其中一个是女孩..蹲在一片花草之间.

“这是..什么?”风摇筝好奇的问。

“我翻了翻书,似乎这是彼岸花的叶子。”夕若有些温柔抚摸着它们,觉得内心一片柔软。

为什么,觉得自己和它们,联系在一起,难舍难分。

“你说你失忆了是么”风摇筝感觉到这是个心地不错的女孩,第一次用真实关心的语气问。

“...我醒来时,三十娘就在我床前了。她说,是她救了我”夕若说。

“...虽然像她作风,可是难得她守候人床前啊。”风摇筝不屑的一笑,这掌门人心里想什么,谁也琢磨不
透。

“三十娘给我取名夕若,要我乖乖听她话。”

“....这名字,...还真不像她取的。”风摇筝忍笑,“没事,你大一点了,就可以自己取个名字了”

夕若微笑,心思却还在叶葬花身上。斯人已逝,是谁离去了?

应该是至亲至爱的人吧。她叹气,似乎引起摇筝的好奇,她便立马抬头,绽开耀眼夺目的笑容,“摇筝姐,
媚术我不学了,教我控制吧。”

“好呀~”风摇筝慢慢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哎,我好久没教小盆友玩耍了,真激动”

她抚了抚夕若的头发,“夕若,好好学,我知道,你会变得很强大的。”

夕若眯眼看向她的面庞,突然觉得,风摇筝好美,甚至美的太耀眼了。

“是,我会的。”她一字一顿回答。

------过去的记忆,没了就没了吧,我知道怎么追也追不回来的。但是,我会用尽全身力气,补偿未来的回
忆。
------我心里有个人,我不知道他是谁,他只有个剪影,影影绰绰,我看不清他的脸。
------我会变强大的,然后,我要找到他。

------找到后,就再也不要离开他了。

夕若暗暗在心底说道,她也慢慢站起来,褪去因为众人不喜欢她而带来的伤心,她换上习惯性的甜美笑容。

“摇筝姐,你好厉害,我会努力的。”

风摇筝感觉到了,这个女孩,就在这么一刻,又悄悄蜕变了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发表于 1970-1-1 08:00:00
post_deleted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创建论坛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