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帖
同人
视频
活动
查看: 323|回复: 0

[短篇] 逍遥叹(小男方士和御姐女方,女医师,男偃师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1 21:42: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新倩女幽魂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创建论坛帐号

x
(小男方士和御姐女方,女医师,男偃师的故事)
前言:万物始于生,而归于灭。自古阴阳交替,生生不息,号曰:道。
------------------------------------------------------------------------------------------------
逍遥派:传说为上古谪仙所创,至今已传承数千年,门中弟子世代以除魔卫道为己任。为目前人界第一修仙门派。门派建于悬空浮峰之上,云雾飘渺之间。飞瀑奇岩,翠云丹霞,宛若仙境。门派分为两支脉,一支为对剑法术法精通除魔卫道的剑仙,一支为善炼丹药济世救人的医仙。目前剑仙一脉掌教为太虚道长(兼任逍遥派大掌教),医仙一脉掌教为太清道长。亦有诗云:朝行南冥擒魑魅,夕坐北海炼丹霞。据说唯有门中弟子引路或有仙资之人通过重重考验,才可到达,凡人难得一见。
---------------------------------------------------------------------------------------------------------------------------------
莫忘尘,是人界第一修仙门派-逍遥派大弟子,亦是逍遥派千年一遇的绝世天才。其以弱冠之龄,修为便直逼目前门中年俞古稀的长老,对冰,炎,雷,风属性术法极其精通,甚至掌握了逍遥派镇派绝技之一风属性术法的极致-飘风镇海,此术一出,方圆百里之内,为飓风浩劫包绕,内含诸天罡气,寻常妖物,瞬间化为齑粉,甚至诸天大妖,亦难以抵抗片刻。其甚至暗地里对除目前掌教之外再无一人掌握的最高奥义-雷火无妄亦有涉猎。莫忘尘天资绝艳,孤傲如梅。为人嫉恶如仇,对待妖邪,不讲情由,一律诛杀,其掌中剑染血之甚,令诸魔胆寒,凶名镇压三界。魔界亦有人称之为-血剑仙。甚至令同门畏惧,不敢与之为友。
但却少有人知道其亦有一颗孤独热烈的心。
其师尊太虚道长曾言,若忘尘能身在红尘,看破红尘之事,得悟真谛,他日必可羽化,位列仙班。
他本是书香门第之子,少年时无忧无虑。却因战祸波及,背井离乡。在一个漆黑的淅淅沥沥的雨夜,他亲眼目睹一家人惨遭妖物杀害,而他被家人尸体覆盖,躲过一劫。逍遥派太虚道长将其从死人堆中救出,惜其天资,怜其不幸,收为座下弟子,并取道号-忘尘,以求其忘却红尘诸多痛苦之事。但他偏偏记得自己姓莫,偏偏每晚梦中浮现的不是逍遥派的飘渺云雾,浩然钟声,而是那个血色的夜!那声声绝望的哀嚎!
呵呵,吾道号忘尘,添姓莫。吾名莫忘尘!以吾道身为剑,斩尽诸天妖邪!
他幼年记忆几乎全部丧失,只记得那个夜,只记得他姓莫。他是逍遥派大掌教唯一的亲传弟子。他从小对仙法几乎一看就会,别人苦学多年的成果,抵不过他一炷香的参悟。可是他心中有无尽的恨,他恨世间所有妖物,无论善恶。其纵横天下的天资背后更是不分昼夜的苦修。午夜梦回之际,他似乎又变成了那个在家人尸体下瑟瑟发抖的幼童,弱小,无助又绝望。
所有人都不愿亲近他。即使他偶尔表露出善意。他嗜血如魔,却又飘逸如仙,他天纵之姿,孤傲如梅。或有人畏惧,或有人仰慕,或有人嫉妒却无人能懂他的心,无人能抚慰他的心。
直到那天她(云梦瑶)出现了。
那天师尊相召,说有要事交代,他虽孤傲,对众生不萦于心,却对师尊极为尊敬。待他匆匆赶至乾坤殿时,却见太虚道长笑眯眯和他介绍:从今天起,她就是你的师姐了,她叫云梦瑶,虽入门晚,但年纪比你大,比你懂事,你师姐仙术修炼欠佳,但对阵法极有天赋。你要好好听师姐话,尊重她”。
随即转头对云梦瑶说道“梦瑶啊,这就是你的师弟,忘尘,以后你替为师多照顾他”
忘尘暗自嘀咕:说是师姐,入门却如此之晚,已过了最佳学习年龄,终此一生也难得大成就。带我杀妖之时,免不得拖我后腿,只可惜师命难违。
可梦瑶师姐的智慧及阵法,大大超出了莫忘尘的预料,只需要听师姐的,莫忘尘往往能事半功倍。随着杀妖和所救的凡人的增多,人界渐渐也传出了两人的名声-逍遥二仙。
他们的合作很默契,往往只需一个眼神,便能清楚明白对方所想。他们从未有过分歧,直到那天。
莫忘尘紧咬牙关,一字一句说道:所有妖物,都得死!
云梦瑶挡在狐妖一家三口面前,缓缓说道:人有善恶,妖亦有善恶,这家人蛰伏市井之间,数十年间从未害人,他们不该死。
莫忘尘紧紧盯着云梦瑶,杀气几乎凝成实质,其凶威之盛,直令云梦瑶身后护着的三个千年修为的狐妖,竟似无缚鸡之力的老人一般,几乎动弹不得。
而云梦瑶只是平静的看着他,清冷如月,伫立如松。
他渐渐发现他离不开她,她在身边时,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安心与温暖。而她离开之时,他便有了从未有过的担心,害怕再也见不到她。
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他只知道他再也离不开她了。
他在濒死之际得悟逍遥派最强绝技-雷火无妄,一举反杀魔王。他重伤浴血而归,路上他心神不宁,只感觉一种莫名的狂躁,莫非是梦瑶?!他不惜以重伤之身燃烧精血,自损寿元也要快速返回。回来时却只见她冷冰冰的尸体,她竟死在了逍遥派!死在了他认为最安全的地方!
他如何不疯狂!
他双目红艳如血,他发髻爆开,长发飞舞,他哀嚎惊天,堪比地狱大魔!
这世道,人不似人,妖不似妖!这世间再也没有你,再要这世间有何用?便让着世间永世沉沦,便让这芸芸众生,皆为你陪葬!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地不仁,我亦不仁,人间不容你,我便屠尽人间,诸天不容你,我便弑灭诸天!
雷火无妄!!
“忘尘…..
他又听到了那天籁般的声音….
她终究还是走了。
莫忘尘感觉他失去了所有,这世间他再无留恋了。他的头发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发根处开始发白,原来俊秀飘逸的他一时间竟给人死气沉沉的感觉,仿佛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具尸体。
他抱着她走了,一步一步的走了,现在的他不是那个天资纵横的绝世天才,也不是逍遥派未来的希望,更不是镇压三界,令群魔畏惧的血剑仙,他只是一个躯壳,一个失去了所有的可怜人。
-------------------------------------------------------------------------------------------------------------------------------
云梦瑶:璟王朝当朝公主,皇室贵胄。自小便玉骨冰肌,聪明伶俐,其家族有一罕见诅咒,凡女子必不能活过25岁。待长成时,已是明若初阳,清丽无方,一袭白衣胜雪,飘飘兮不似凡尘中人。待22岁那年,得知家族诅咒之时,并未绝望,其以出尘之资,莫大毅力闯过逍遥派设下的重重难关,最终受太虚道长青睐,收为门下第二位亲传弟子。
刚入门便收获师弟一名。师傅或许有他的深意吧。
云梦瑶很快和医仙一脉天真爽朗殷紫萍结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殷紫萍悄悄告诉梦瑶:师姐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很喜欢忘尘,我感觉他总是很忧伤,我好想帮帮他,抱抱他,可是他每次都不理我,气死了!,你能不能帮帮我,师姐。梦瑶虽聪慧过人,但在感情上也是白纸一张,又如何能帮助她,只是时时给两人创造说话机会,可惜成效不显。无论殷紫萍如何滔滔不绝,忘尘只是发呆,一言不发。
一次次的除魔卫道,一次次济世救人的过程中,师弟之俊逸绝伦,之出尘绝世,逐渐深深印在云梦瑶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云梦瑶知道自己不可救药的爱上了他,但身怀诅咒的她,早已失去追求幸福的资格。她只是刻意与他若即若离,但那眸中的深情,那颗时时系在他身上的心,又如何能掩盖?
那是一个明月当空的夜,他告诉她,他离不开她,他要和她永远在一起。
她哭了,胸口炽热的情感再也无法抑。她这是第一次失去了理智,第一次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感。
依偎着他,而她却总有淡淡的忧伤。是啊,只有短短不到1年的时间了。
她睁开双眼,第一眼就看见发狂入魔的他,她只嫣然一笑,直令天地失色。
她只是看着他,依旧是平时云淡风轻的模样,除了他,这天下再也没有什么能让她动容得了吧。
傻瓜,是我骗了你,我早有重病在身,时也命也,我走后只是苦了你。我喜欢青云山的月和雪莲花,我想躺在盛开的雪莲花里在青云山的看月,你能帮我吗
他只是哽咽,红色的双眸流出血色的泪来。
“傻瓜,我走了,你可不能再伤我们女儿家的心,但凡再有女孩儿对你好,你一定要同样对人家好,不然我不会原谅你的。”
“紫萍,师姐对不起你,是师姐抢了他,师姐走后,你能代师姐照顾那个傻瓜么?以后,他便只有你了”
“不!师姐,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配的是麻醉药不是毒药,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样!呜呜呜”
“傻丫头,师姐不是因为你的药才这样的,师姐只是生病了”
“傻瓜,别哭了,我真的很快乐,很幸福,很满足。世人总言千年弹指一挥间,而你我一眼,却又何止千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创建论坛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