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帖
同人
视频
活动
查看: 877|回复: 1

[长篇] 【原创】[网游] 鬼王溺爱:红尘一醉舞千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8 15:5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新倩女幽魂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创建论坛帐号

x
本帖最后由 瑾晨瑶 于 2019-5-8 16:06 编辑


作品简介:
“你还想逃到哪去?”男子邪冷的声音说得极轻,轻到还以为真是我的谁。

我一脸的无辜,我可曾认识他?

————

“娘子,为夫发誓我是清白的,还是处的!”男子发誓的极其认真。

管你是不是处,儿子都有了,这是骗婚骗婚!

————

“娘子。”墨痕见是我,有些惊慌的推了推倒贴自己身上的妖艳女子。

我紧紧盯着女子那酥胸几乎整个贴在墨痕的手臂上有些不爽,“来人,给老爷跪钉板伺候。”

————

“你是否爱过我。”

墨痕淡淡的毫不犹豫的说出了两个字,“不曾。”

————

“.....”我张着嘴想要说什么,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娘子,我该拿你怎么办.....”沉稳而又磁性的声音变得有些嘶哑,唇如雨点般的落在我的面容上。

————
创作背景

创作灵感来源于网易第一玄幻网游《新倩女幽魂》,叙述着主人公如何相认、相知、相识、相离到老死不相往来的经过,
再到阴阳相隔的结局,后续会写若浅漪与夜泽的故事。

创作由来
https://tieba.baidu.com/p/5970960114?red_tag=012658496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8 16: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章 梦幻启程蒲之旅
天上出现电闪雷鸣,地下飞禽走兽四处逃窜,原本静谧的森林,对于动物而言,如同活在死亡的世界中。偶尔也会传来几声毛骨倏然的狼嚎和其它野兽的嚎叫声,阴沉惨淡的光亮笼罩着这诡异般的森林。
夜晚寅时,有一位作十分狼狈的女孩在这诡异的森林里飞跃着,表情却十分淡然,汗水湿了未施粉黛的脸颊。
我停下步伐,依靠在旁边的岑天大树旁,看向黝黑的深不见底的树林,火舌一闪而过,照亮了四周,却照不亮那条前进的路。
轻轻擦拭着额头上滚滚流动的汗水,小声嘀咕,“赶了一夜的路,连个蒲家村半只人影都没有,”昂头看了看乌云遮住半边天的天空,“不行,不能停,一定要赶在下雨前找到蒲家村!”
于是,我毫不松懈的继续赶着路....
“喵呜呜~”
好像听到猫叫的声音....我停了下来,轻轻跃到树根上,四处张望,寻着声音的来源,眼尖的发现不远处的一棵树上,有一只小猫。被一颗绳子绑着腿,悬挂在了小小树枝上,一摇一晃间,树枝似要断了般。
我轻轻跃到了离小猫比较近,又比较粗一点的树上,好奇的看着猫的一举一动。
小猫似乎嗅到了有人来了,一脸的警惕。
“小猫咪,别怕。”我安抚着小猫,突然一阵恶趣味一闪而过。折了旁边的一根树枝,用枝头轻轻碰触猫咪的肚皮。
“喵呜呜!”悬挂着的小猫只觉得一阵痒,笑得一脸的憋屈,这娃要玩死我!
“小猫猫,下不来了吗?猫不是不怕高吗?虽然还蛮高的,但不至于摔死人吧,呸呸呸,是摔死猫,”我继续戳着小猫的肚皮。
摔死猫...猫耳朵一晃,显些不满,猫头往下一瞧,天,这还不高啊,也不瞧下我小小身板能不能经得起摔,都怪本王,跟个人渣有什么好打赌的,赔了性命不说,还把本王变成又丑又不可爱的笨猫,还被剥夺了法力,这不算,还被人类的小娃娃欺负,这要是传出去,还怎么做鬼!
逗了一会,女我顿感觉得甚是无趣,跳下树的一瞬间拔出腰间的扇子,扇子形如剑般,往绳子上一割,扯过猫腿,站定于地上。
猫只觉得自己一直往下降,吓得半条命都没了!完了,就注定被摔死,摔不死也半残。
一站定,我抓着猫腿的手抬起,好奇的看着猫还在晃动的爪子,真真觉得有趣,拿去当宠物养,也不错!拍了拍猫的额头,柔柔的说:“好啦!没事了,那么怕死吗?”
猫被这温柔的声音,惊呆又透着古怪的眼神看着我,而后又透着不满,去,谁怕死了,我可是生活了几百年的....忘记自己现在是只猫了,爪子捂着眼睛,有些不愿相信这事实。
我好奇的凑近猫脸,这猫是听得懂人话吗?
猫看着突然放大的脸,着实吓死猫了。
看着猫那惊得一脸懵的脸,把我给逗笑了,忍不住把猫抱在了怀里,亲昵的蹭了蹭猫头。
猫嗅到了薰衣草的淡淡香味,眼神闪着异动的光波。
我用手梳顺了猫头上的毛,才轻轻的放下猫,“猫妈妈肯定很着急,快回去吧。”
跟猫道别后转身飞上树,消失在了树上,我怕再呆一会,就真的要拿来当宠物了。
“.....”就这么把自己抛下了?猫眯起犀利的猫眼,好歹本王也是人见人爱能催动女性激素的猫!
我不知道的是,就在我刚离开的地方,一抹亮光瞬间划过,在我刚站过的树下现身,只见身着红袍的女子似笑非笑的望着我离去的方向。
这女人是谁,小猫抬高猫头,锋利的眼神看着红袍女子,沉思,那小家伙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跟着吧,好歹她也算是救过本王一命的人。
红袍女子感觉到身后有一抹不好的眼光在盯着自己,一转身,什么都没有。
.....
.....
日夜兼程下,我终于在无数次的迷路下走出了大树林,望着头顶上高高挂起的太阳,若有所思。
轻轻的闭上眼,感受着清晨的一缕光辉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颊,有种烈烈的刺激感。
一路上,蝴蝶、蜻蜓、五颜六色的花花草草,还有一落三千丈的瀑布,清澈的水流,好一个犹如梦幻般的地方。
不远处,有一颗怪石,刻有‘蒲家村’,我一脸兴奋的走了过去,摸了摸石头,在原地转起圈来,“终于找到了,终于被我找到了,梦中的蒲家村!!!!”声呼中又参杂些许落寞,我什么时候才能知道我爹娘是谁.....为什么要抛下我......
强压下不开心的事情,逼着自己接受事实,究竟,梦中的那个声音,叫我来蒲家村,是为了什么?犹记得梦中的村民个个遭遇不测,死于水中,死于蝴蝶遍地却充满花香味的地方,村民的恐慌在脑海里荡漾,挥之不去,同时也令我毛骨倏然,对蒲家村多加了些恐惧,这怕是一场蓄意已久的阴谋。
“喵~”悬挂在树上的猫,叫了起来,紧盯着不远处的女孩,深思。
踏入蒲家村,首先经过的是一座用竹子搭建的半月牙形的桥,一阵热闹乡朴的气氛扑面而来,眼前的一切好似与世隔绝,如果不是经历过梦中的一切,我想我会觉得住在这里的人应该过得非常幸福,无忧无虑,只为那,能和一家老小平静生活快乐的过着日子,而活着,真好。
不远处,水车向着顺时方向频频不停的转动,像生命的轮回,永不停息,永不疲倦,水流的声音好似能让人的心灵变得纯净起来。
世事如行云流水,日子却可以简单安宁!
如是我只愿拥有波澜不惊的心境,守着一亩花田,几卷闲书,和某个同样遗世的人,守在光阴的渡口,在一盏清茶,一把古琴,一把箫的光阴里老去....
但是,这一路注定坎坷困难重重,冥冥中一直有个声音牵引着我,引我到蒲家村,我曾想过千万种可能,也许上一代的一些人、一些事、一些恩怨曾在蒲家村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往事,也许可能真的能在这里探索到自己的家人,就算家人不在世,至少我能知道我爹爹和娘亲是谁。
然,柔和透着凄凉的乐声打断我的思路,听这曲,有些诡异,这乐声与美好的乡醇气氛格格不入,弹奏此曲是何人?是否经历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虽然有些不乐意半路杀出程咬金,但有些事情早解决说不定能早点知道我爹爹和娘亲,嗯,就从这儿开始吧。
循着乐声寻到村角落的府邸,一脚刚踏入宅院,乐声止,听到三四个小孩在谈论着什么。
“村里好多叔伯都得了怪病。真希望他们能赶快好起来。”童音软糯的小孩子,头上只有两个小髽鬏,手里拿着上香的烟,烟头上星星火点,正准备点燃地上放着的爆竹。
“村长说脏东西怕爆竹,他们胆子真小。”另一个小孩,紧张的看着正点爆竹小孩,时不时往早被吓得躲在不远处桶边的小孩投去不屑的眼光。
怪病?难道这村有什么异常吗?我托着腮,思考问题的各种可能性。
随着爆竹声响,迎面走来一位孩童。
“请问阁下是洛幻汐姐姐吗?”
孩童的声音响在耳际。
由于爆竹过后缠起烟雾的缘故让我眯眼的看着四周,只觉得,听声音,像个孩子。
“咳咳,姑娘,你能不能稍微往下低下头?虽然你长得比我高点,但我会生气的。”
我有些纳闷的往下一瞧,待烟雾散去,看得比较清晰些,粉嫩的脸蛋,扎着三点式的童子发型,身材整整矮了自己一大半,着白色布衣,手拿一本不知名的书。此时这小屁孩正抬着那可爱的娃娃脸蛋,看着自己。刚刚....是他在叫我?
眼神微微勾起月牙状,抿唇一笑。
“姐姐,你笑起来真好看。”白布衣孩童一脸的惊艳,说道。
正在放鞭炮的孩子们,听到白布衣孩童的声音,也都纷纷往我们这边瞧,露出的神色都与白色布衣孩童相同。
笑容一僵,嘴角一抽,忍不住上前捏了白布衣孩童的脸,没想到这么小的小孩,也能夸人,见白布衣孩童没反抗,缓了缓,收了手,看着他,“真乖,小孩,再叫声姐姐来听听!”
“我不叫小孩,我叫蒲松龄,知道我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吗?”蒲松龄赌气的鼓起脸蛋,但一说到自己的名字就开始嘚瑟起来,“爹说我出生时,梦见一个瘦骨嶙峋的病和尚,胸前还有块大痣。我生下来,胸口不偏不倚有块大痣!”
见蒲松龄那滔滔不绝的讲解,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风中凌乱。
“我虽人小,志可不小!”蒲松龄拍着胸部,信誓旦旦的。
“......”能说点有意义的事情吗?我感觉到一个头两个大的疼。
“将来定要考取个功名。我除了念书,还爱听故事,你相信这世上有神仙和妖怪么?反正我是信的,因为有那么多的事情,我们都还不明白。”
“小孩子,你不明白的事情可多着呢,别总是一副人小鬼大的样子。”我蹲下身,捏了捏蒲松龄的小鼻子,这娃看着挺可爱的,没想到是个话痨。
“姐姐,你....”蒲松龄还想说什么。被我打断。
“呵呵,小孩子,”
才刚叫出‘小孩子’,蒲松龄不满了,鼓起双颊,“我不叫小孩子!我叫蒲松龄!”
“是是是,蒲弟弟,告诉姐姐你是怎么知道姐姐的名字。”我无奈的缴械投降。
“那还用说,你的名字我们全村人都知道,一位老仙人说姐姐是能够解救蒲家村的福星呢。”
我?我瞪大双眼,指着自己的鼻子,我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闲散人,怎么救这一大村啊?那个声音不会是让我当个救世主这么简单吧?
“姐姐,你快去找我爹爹吧,我应该是第一个与姐姐你说话的吧,没想到我是第一个呢。”蒲松龄终究还是个孩子,一开心就跳了起来。
“呵呵,那姐姐赏你一个.....”我抬手在蒲松龄不安分的额头上轻轻的弹了下,“暴栗!”
“姐姐,你怎么这样!”蒲松龄委屈的快哭了,摸着被弹微红的额头,“我家村长老爹找你,在衙门府役。”
“你爹找我?”不会是让我当这小破孩的娘亲吧?呸呸呸,洛幻汐你在想什么呢!看不起你!“对了,蒲弟弟,你知道刚刚是谁在弹琴吗?”
“是一位很好看的哥哥,他每天在这个时候,都会在山上给我们弹奏....”
....
衙门府役
看着门上用木头做的牌匾,龙飞凤舞的刻着“衙门府役”四个大字。
恩,应该是在这里了!我刚要走进去就被两尊穿着衙服的大门神给提了出来,我只好在门口来回跺步,思讨着要怎么才能进去见村长呢,翻墙?村长也是奇怪,既然要见我怎么不选好地方等着我呢,至少好生招待也好过如此处境。
忽然,从衙门府中走出一位垂头丧气的中年男子,看着慈善和蔼可亲的脸,却总是皱着眉峰,面容憔悴沧桑了不少,紧张焦虑却无可奈何的表情,证实了此事非同小可。许是看见了我,震惊加惊喜覆盖了负面情绪。
“你就是那个能救我们村的洛幻汐女侠吗?那位仙人所指定我们要找的那个人?”老头激动的一个琅跄差点摔倒,走上前,颤巍巍的抬起我的手,紧握。
“是的,你...”是,,,,咦,那个在墙背后鬼鬼祟祟的人是谁?我眼尖的想追上去,却碍于中年男子,无法挣脱。
“老朽是蒲家村的村长,欢迎来到蒲家村,“
看着鬼祟之人走了,才瞧着村长,“你是那个叫蒲松龄的爹吗?”
“正是老朽。”
“嗯。村长,我有一事要问。”从村长手中抽出手,抱拳询问,望能解心中疑问。
“但说无妨,我们这里很随意的,不拘于这礼节繁缛。”村长捋顺长须,看着我呵呵一笑。
“村长怎可认定我就叫洛幻汐呢?”我不解。
“蒲氏一族绵延流长,相传得名于长在水边的蒲草,虽传到我这一代这一支经已式微,但肩负许多村民的安危,老朽常自觉力不从心,只得请来得道高人设下结界,并禁足村民踏出蒲家村,这是老朽唯一能为村民们做到的守护,村里的粮食虽能阻挡一阵子,但不能长期如此下去。此结界,只得出,不得进,进来的,除了我们的救世主外是没人能进,否则必遭焚身。姑娘看着又面生,如此便得知。”
真是如此?
“最近村外发生了几件惨事,原本可以自由出入蒲家村,现在几乎没人敢出村,唉唉唉!若你是真心来相助,老朽至诚感激。”
“举手之劳,我洛幻汐在的一天,定能保蒲家村一天。”我一副信誓旦旦。
‘咻~’这笨女人又在筹划着什么,躲在暗处的猫,用猫眼紧盯着那傻不愣登的我。
“好好好,有你这句话,老朽心满意足。能当全力协助女侠。”蒲村长激动得差点下跪,被我及时拦住,免了被折寿的礼。
叹了口气,以后有的忙了。
村长家,一派淳朴,并不奢侈。
我一落座,一边喝茶一边听着村长的解说,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与结果,梦中的情节跟村长说的完全一样,细细的回味着哪些需要注意的漏洞。我这茶正待入口,不禁怔住,事发案前案后,都是孙道长一个人口中的说辞,世上没有哪个人是不听命的,有的人活着,也就这样了。更何况是一些善良的村民,对于他们来说,只要能有活着的希望,只要你说的有理有据,他们便会遵从你法子。这更像一种阴谋。而最可疑的便是始作俑者村长口中的孙道长!却也拿不出什么证据来。不如先去打探一下孙道长吧,看着村长痛极生非,好像什么错都揽在自己身上似的,毕竟是一村之长,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来,先让村长好好在家休息吧。
“姑娘,你要去哪,天快黑了。老朽已命内人帮姑娘你收拾好房间,在这期间,你且先行住下吧。”
“多谢村长收留,不过不用了。”
告别了村长,再一次来到衙门府役,刚好撞见穿着道服装的背影,走了过去,黑发槽脸,正捧着佛尘在府邸门口晃悠着,鼻子下还留着小山胡,看起来有些滑稽。
此人没有传说中鹤发童颜,仙风道骨,也没有感觉到道法有多高深,更别提除妖降魔,替天行道了。
倒是感觉有一股妖气在他身上环绕。
有些小失落,这哪里像是得道高人?
这应该就是村长所说的孙道长吧!村长说过整个村里就请了一个道长,很好认。
“嗨,孙道长!好巧哦~”我装作很熟的样子,打了声招呼,笑弯了眼。
孙道长怎么越看越像刚认识村长所看见的鬼祟之人?
他不是道长吗?道长对于村民来说是再生父母,如若行得正坐得端,何必如此鬼祟?莫不是心中有鬼怪?
“姑娘好面生,想必姑娘名叫是洛幻汐吧。”孙道长正了正身子,挺直了腰板,甩了两下手中的佛尘,眯着小眼睛看着我,若不细看,很难看出眼里的异动。
“道长,我不叫‘是洛幻汐’,是叫洛幻汐,麻烦道长不要轻易改名,这名可是受父母之命命名,道长不知?”我抿唇一笑,调侃着孙道长。
孙道长右脚一崴,险些栽倒。
“孙道长可否知晓村中之事。”虽像是不经意的提问,但更像是逼问。
“自然知晓。”这还是我捅出来着,怎么会不知,孙道长小眼睛微眯,透着古怪。
“狐妖可知?”我状天真的望着孙道长,一副害怕的眨着眼睛。
孙道长很明显的一怔,像感应到了什么,这娃在怀疑我?“姑娘,有话直说。”
“道长大哥,你是怎么确定她就是狐妖?抓住了吗?”
“嗯哼,本道长通晓天文地理,自然知晓。”面对于我,孙道长明显露出不屑的表情,才悠悠的从袖口挑出绿色瓶子交于我手中,哼,小娃娃,别怪我一刀了结了你。
“这是什么?”我把玩着瓶子,此瓶子,雕工深刻,甚是好看。
“这瓶子可是神了,只要你拿这瓶子,往狐妖身上撒,那狐妖便会变成真身。”孙道长看我一副没见识的样子,眼里的意味更加不屑。
“可有什么特征?”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创建论坛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