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帖
同人
视频
活动
楼主: 息兮

[长篇] 小说【予子于归】(男方&女异)已完结(整理帖)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1 16:02:42 | 显示全部楼层
【肆肆  破茧】


------你终将破茧而出。

     伤了别离。


小妖呆呆的看着这两个人,她本以为...都会忘记她的,可是为什么,对花渐隐没有用??

“真感人啊,居然还惦记着你。”姐姐幽幽的说道。

小妖笑起来,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嗯,她说了带我走,姐姐,对不起。”她对着姐姐鞠躬,深深说道“我要离开了,对不起。”

她说完,快步追上了他们。

“真傻,他们又看不到你,也听不到你的声音,何苦,碰了钉子,你就会回来了。”她叹气。

小妖笑着,默默走在他们身后。

路上居然没有遇到怪,莫忘生挑眉,真是好奇怪啊,走了好多步以后,他终于觉得有些不对劲。

“辛巴,你有没有觉得...我们身后有东西啊..”莫忘生问。

辛巴“汪”了一声,可惜莫忘生听不懂那是表示什么,只好叹气。


“哎,到了出口了。”他惊讶的看着最后的出口,传送点旁边,真的有一个宝箱。

莫忘生想到花渐隐听到宝箱那激动的神情,最后还是把她唤醒了。

“笨丫头,你的宝箱,快去看看。”他轻拍她的脸庞,说道。

花渐隐忿忿的盯着他,对准莫忘生的手就一口咬下去。

“啊啊啊”莫忘生推开她,没好气的抱怨道,“你怎么和你家鬼灵一样都喜欢咬人啊你!”

花渐隐哼了一声,“死道士,哼!”

“.....乖,看看箱子里是什么,然后我们出去。”他哄道。

花渐隐看到宝箱,眼睛一亮,“哇!”然后开心的冲过去。

“.....”


---“小妖说的没错耶,真的有一个箱子....”她满脸笑意,双手合掌放在胸前...许愿....

“......”莫忘生忍俊不禁,看着她许完愿,睁开眼。

“阿里巴巴~开箱~”花渐隐激动的举高双臂,吼道。



箱子竟然真的就这么开了....

“.....”这次连辛巴都无语了。


宝箱猛地打开,光芒四射的十分耀眼。

箱子里面居然是一只蝴蝶的茧。

莫忘生惊讶,他不解的看着花渐隐。

花渐隐嘻嘻一笑,“恩呀~真的愿望成真了~”

莫忘生抹了一把冷汗,原来宝箱还可以这样用....


然后,那茧露出了一个小孔,有什么东西在努力从孔中挣扎着出来。

花渐隐好奇的低头,看着那蝶茧。

“你不如把那蝴蝶带走算了...”莫忘生轻笑着说。

“蝴蝶是从那孔里,奋力挣扎而出...我要等它出来~”花渐隐嘻嘻一笑,“可能以后她也会化成蝶妖,可以

陪小妖一起玩呢。”

莫忘生心一动,只觉得面前的女孩的心思,他真的是摸不透..

小妖看着这场景,伤心的捂住脸,她从来没有后悔那个决定...她多想能留在小隐和公子身旁,就算只是一只

蝴蝶,也可以啊。


辛巴叫了一声,花渐隐也惊呼,那蝴蝶真的一点一点从孔里,辛苦的破茧而出。

它全身的底色像黑天鹅绒质般优雅,流光溢彩的闪烁着纯正蓝色的光泽,美得直逼人目。

--“又是凤蝶呢,真美。”花渐隐拍掌,笑颜如花。

蝴蝶努力舒展开双翼,慢慢的飞了起来...最后飞向小妖身旁,不停转圈。

花渐隐感应到了什么,她慢慢走过来,面对小妖。

“小妖?”她轻轻喊道。

小妖张嘴,努力回应她,可是花渐隐听不见啊。

她只好低头,却看到了凤蝶,小妖笑了笑,“凤蝶,你一定要找到我姐姐喔,”她淡淡的说。

--“以后,一定要好好陪着我的姐姐啊。”

小妖微笑,“我走了。”


她不是没想过上身那只蝴蝶,但是...姐姐呢?姐姐的魂魄怎么办?

小妖流下眼泪,看着面前红瞳的少女。

“带我走吧。”

花渐隐蹙眉,她真的感觉到了有人,可是她面前只有那只蝴蝶在转圈,转圈,不停的转圈着,

--“丫头,蝴蝶也破茧而出了,你总能走了吧?”莫忘生重重的叹气,猜想回去他一定会被师傅打死。

花渐隐应了一声,转身跑到莫忘生身后,

“嗯,我觉得...她在。”她扬起笑脸,莫忘生惊讶。

“准备走了。”他轻轻的提醒道,然后拉住花渐隐的手,“抓紧。”他的唇边是莫名的笑意。

花渐隐嗯了一声,慢慢把另一只伸向身后,

“小妖,抓紧我。”她轻声说道。

莫忘生不可置信的回头看着她,“你中邪了你?”

花渐隐微笑,“抓紧喔,我们带你走。”

小妖泪流满面,她扑上前,抓紧花渐隐的手,居然..真的抓到了。

花渐隐一愣,她确实感应到了小妖。

传送点亮起巨大的光芒,刹那间,几人消失在佛身地宫。




---------蝴蝶破茧而出时,会伴随撕心裂肺的痛。

        可是只有在那挣扎过后,它们才会瞬间成长起来,也有了面对整个世界的勇气与能力。



小妖努力睁大双眼,固执的仰头,


---我一定会好好的看看这片蓝天,看着那日光倾城。


阳光猛地洒落小妖一身,像是重剑之雨似地,狠狠穿透她的身体。

“喀”



花渐隐听到了身后传来什么碎掉的声音,她惊讶的回头,发觉依然空无一物。


只是手上,留有余温。



--“怎么了?”


“没事...只是...,听到了..什么东西..碎开的声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1 16:03: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息兮 于 2011-6-26 16:53 编辑

【肆伍  秋风那个吹落叶】


逍遥观。


花渐隐坐在树上晃着腿儿,然后看着树下正在扫地的莫忘生。


---“莫道士,今天天气真好哇。”

“....”莫忘生不爽的继续扫地中...

“哇,还有大风,适合放风筝哇~”花渐隐张开双臂感受着秋风拂面,觉得无比开心。

“.....”

“回到人间这就是不一样啊~~” 花渐隐再次发出惊叹。

“........”

“莫道士你干嘛不说话~~”


莫忘生差点把扫帚朝她扔过去。

花渐隐嘻嘻一笑,“莫道士你怎么生气了?~~”她笑眯眯的俯视着他头顶,真么呀真开心。

莫忘生终于吐出一句话,“托你福,我因为修行晚归了,被罚扫地两周。”

花渐隐哈哈哈的笑起来,“哎哟喂,哈哈哈,难得看到你这么臭的表情哇。”

莫忘生看着她捂着肚子,一脸笑抽到忘我的样子,头上更是冒黑线...



----每天都重复同样的对话,...为什么她还可以次次都笑的那么开心.....!!!


“哈哈哈,你终于了解...每天扫地的人,伤不起了吧,哼 ~~” 花渐隐雀跃的站起来,开始在粗壮的树枝上

玩平衡木。

“让你以前嘲笑我!我!” 她欢快的继续吐槽,“连续每天扫地,滋味爽吧~爽吧~”


莫忘生直起腰,抬头望了望那走平衡木的红裳少女。


“哟,姑娘,走光了。”他露出一抹坏笑说道。

“.....”花渐隐冷不丁歪了歪身子,连忙抖啊抖啊稳住了脚步。


接着莫忘生扔下扫帚,双手扶住树干,拼命的摇起来...

“熟了熟了熟了熟了...”他念叨着。


“你丫的莫道士!”花渐隐惊愕感觉到树真的抖了抖...

“你不懂了吧,我可是有『力拔山兮气盖世』的称号!”莫忘生抬头,一脸得瑟。

花渐隐却是一脸苦憋,最后选择跳下树来。

“真讨厌你,就不能让我多嘲笑你一会儿嘛。”她哼了一声,直接飘过他。

莫忘生微笑着看着她走远,笑容满面的继续扫地去了。


---“...居然摇下了这么多叶子。”他咂舌,慢慢的把落叶们扫拢在一起,渐渐的堆成了一座小山。

“好啦,现在一把火烧了你们,哈哈哈”莫忘生得意一笑,准备使用天火焚原。


花渐隐从墙角伸出脑袋,拍了拍石灵,

“辛巴,快,带着你手下冲过去~~务必要卷起龙卷风~~务必完成任务!”她叮嘱完,三只石灵就哗的冲了出

去,猛地跑过那堆落叶。


唰唰唰,莫忘生还没反应过来,三道白影飞过,漫天扬起落叶....


“......”

身后爆发出一阵笑声,“哈哈哈哈,好好玩啊!”

莫忘生鄙夷的望了一眼花渐隐,那丫头依然没形象的捂着肚子,扶着墙大笑,居然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噗,每天这里都这么热闹哇。”殷紫萍背着药篓路过,正好看到了这场景。

莫忘生皱了皱眉,对她挥手说道,“麻烦你多陪陪她,否则她没事干,就来打扰我扫地。”

他郁闷的又开始扫落叶,秋天一来,这叶子就是拼了命的想入土,挡也挡不住。

紫萍捂嘴窃笑,然后走到花渐隐身旁,“小隐啊,今天比昨天好玩诶~”她悄声说道。

花渐隐甩了甩头,“那是的,~”她突然注意到紫萍药篓里许多紫红的果实,连带枝叶,

“咦?这是什么?”她手伸过去,从里面取了一个出来,放在鼻下,嗅了嗅。

叶子散发出辛辣芳香的气味,她蹙眉,

“这是茱萸,也叫艾子。”

“好香..”她疑惑的看着紫萍满脸笑意,问,“这个是吃的?”

紫萍忍俊不禁,又好气又好笑的瞪了她一眼,

“眼里就只有吃的啊你....重阳节要到了,这茱萸啊,茎叶可入药,连着果实一起还可用红布裹成香囊,佩

戴着可以辟邪去灾的。”她郑重的解释道,

“我是医师,当然要摘一点茱萸回来啊~”紫萍笑起来,“今年多加了一个小隐呢,香囊我一定帮你做的很好

看”

花渐隐恍然大悟,点了点头,问了一句,

“重阳节啊...那岂不是可以出去玩?”

“.....”


---“笨丫头,就知道吃喝玩乐,小心哪天师父把你赶出去。”莫忘生终于解决完那堆落叶,拍拍手走到她们

身旁,他看了看背篓里的茱萸,又瞄到了花渐隐手上的茱萸。

“哟,今年的茱萸结的果实还不错嘛。”他却走到花渐隐面前,低下头,抓起她的手嗅了嗅茱萸。

花渐隐一愣,轻拍他头,“干嘛闻我的。”

莫忘生露出暧昧的笑容,“你的会更好闻一些。”他嘻嘻一笑,开心的捏捏花渐隐的脸蛋。

“小丫头,到时候带你出去玩。”他展开如沐春风的笑容,“好不好呀”

花渐隐脸一红,推开他,“戚,紫萍会带我玩的。”

殷紫萍也忍不住笑了,“哎呀,你们就打情骂俏吧,我去忙了,今天步师兄得闲,你们倒可以找他玩。”

“喂,不公平,怎么每次都是你忙,他那么有空的?”花渐隐不满的说道。

“什么呀,师兄忙的时候你没看到...”紫萍摆了摆手,“我走啦~”


看着紫萍背着药篓走远,花渐隐有些羡慕的说道,“真好诶,我怎么什么都不会...”

“....你会吃会睡,就可以了。”莫忘生一把搂过她肩,笑道,“反正你的爱好就是吃和睡。”

花渐隐忿忿的想推开他,结果又没推动....

“哈哈哈哈” 他大笑,拍拍花渐隐的头,“你呀,还是别做梦了。”

“....去你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1 16:03:49 | 显示全部楼层
【肆陆  艾子】



------遍插茱萸少一人。



逍遥观。


紫萍房中。


“青桑快看,这个好可爱~~”花渐隐拿着自己的香囊说道,“辛巴好英猛!”


纳兰青桑探过头来,着实惊叹,“真的啊,紫萍你女红进步了不少呢~”


听到称赞,殷紫萍不好意思的笑起来,


“我记得女红可是师姐教我的,你就别挖苦我了。”她微笑着说。


花渐隐看到了绣给莫忘生的.....猛地一下呆滞了。

有什么东西想要从记忆里挣脱出来,她鼻子一酸,连忙捂住嘴,把伤心的情绪活生生的吞了回去。


---“怎么他的..是..彼岸花?”她抬起头来一脸疑惑的看着紫萍,紫萍摸了摸头发,嬉笑着说,


“挺久以前他自己来找我说的,给了我图案,要我绣成这样的...就前几个月吧。”

花渐隐眨了眨眼睛,会心一笑,“这样哇,好有趣,我还要看看你们的~~”


青桑的是白莲,出淤泥而不染,很符合她 ;紫萍给自己绣的是...她家的小麋鹿。


“.....步临风呢?他的是什么?”她奇怪的发现没有找到步临风的,紫萍解释道,“师兄他说朴素一点就好了,所以我没帮他缝花样。”


花渐隐摇头,“这怎么可以呢,不如随便缝点东西上去好了`~”

紫萍不解的问,“那缝什么?,万一师兄看见了不喜欢,拿针扎死我怎么办?”

青桑默。

花渐隐随口一问,“步临风真的会扎死你么?好可怖的男人啊...”

“......你居然认真了。”青桑无奈。

“.....”


----“那就缝个步字上去呗~~”花渐隐叉腰哈哈大笑,“步惊云的后人哇!”

“....代沟又出现了,听不懂...”殷紫萍叹气,拿出了一个香囊,

“那就缝步字好了,他总不能...见到他自己的姓都要不爽吧...”她嘻嘻一笑。


香囊全部缝好以后,紫萍就要她们帮着派发一下。

走在路上,花渐隐突然又好奇了,她冷不丁问,“道长大仙有没有的?”

紫萍一愣,点头,“当然有..师父的那个一成不变,永远是太极图。”

“......哎,我都说了你们是道观,怎么就是不信。”花渐隐摇头感叹道。

“.....” “.....”

青桑和紫萍都说不出话了。




“对了,明天我们去登高吧~”殷紫萍突然想起来,提议,

花渐隐眼睛一亮,兴奋了,“是去什么山~~~”

“你说呢...”纳兰青桑笑了。

花渐隐苦着脸,摇着殷紫萍的衣服求道,“...别...别去天姥仙山了...拜托了拜托了~~”

“紫萍啊紫萍,你都不知道巡察那里多少年了,爬个山也不要去那里爬阿...”她持续摇晃中..

步临风突然回来了,他刚走到这里就碰上了三位姑娘,一愣,

“嗯?怎么三人行啊,今天什么日子..”他谦谦有礼的点头致意,然后看见花渐隐的表情,笑了出来,

“小隐又在做什么呢”

殷紫萍也苦着脸,“我说登高去仙山,可是小隐说那里玩腻了,要换位置呢。”

“...这样啊,可是每年登高,基本上是人都会来仙山登高啊,那个时候仙山会对任何人开放的。”

花渐隐拨浪鼓似的狂摇头,最后看着他们貌似没人支持她,于是她转身贴到墙上.....散发强烈的怨气。

-----“我不要去那里玩 ,啊!... 玩、腻、了、”她怨念的一字一顿的说道。


“......”殷紫萍无奈的看了一眼师兄,他也很无奈的摊了摊手表示没办法。


这奇怪僵持的四人,终于引来了正在打太极拳的某人的注意。

他朝着散发强烈怨气的源头望过去,毫不意外的看见了以花渐隐为首的一队人。

于是他逍遥游快速移动过去,轻笑一声,

“哟,这什么情况,三人沉默围观一人贴墙...”他好笑的拉过花渐隐到身旁,“起来吧你,墙都快塌了。”

“...”花渐隐撅着嘴,可怜兮兮的瞅着莫忘生。

“干嘛呢,想人亲你可以...但也不要装可怜...”他拍了拍她的脑袋,

“....”


“怎么了?”他温和的问。

青桑开口道,“她说不去仙山登高,闹情绪呢..”

莫忘生噢了一声,“那就不去呗,换个地方玩。”

紫萍目瞪口呆,“不去仙山登高还能去哪里啊?广寒宫??”

莫忘生笑了笑,“登高都登了好几年了,实在没意思呢,倒不如去金陵玩。”他微笑着看着花渐隐说道。

“咦,好耶”花渐隐立马表情生动了,拍掌,“去金陵吧~~好多熟人在金陵都可以碰见呢~~”

“......”殷紫萍叹气,“哎,这哪是重阳节,就是亲友会吧。”


花渐隐看着郁闷的表情转移到其他三人脸上,觉得过意不去,于是她大臂一挥,

“哎呀~~吃饭的钱我请了~~就这样啊~”她开心的说完,欢快的绕过几人跑走了。


---“....她以为请吃饭就可以了么...”许久,步临风淡淡的说。

“就是呀。”殷紫萍微笑着回答。

“嗯,去金陵也好。”青桑露出了看破红尘的笑容。

莫忘生忍俊不禁,最后点点头,然后接过紫萍手上的香囊。

红色的曼珠沙华怒放着,美得不可方物。

他赞赏道,“很漂亮,谢谢小师妹啊。”

殷紫萍咳嗽了几声,“嗯,..那个,步师兄..你的..我帮你..稍微美化、美化了一下..”

“?”步临风也拿了他的香囊过来,顿时失笑。

“感觉有点像步惊云。”他淡淡回答。

紫萍闪现星星眼,一脸崇拜的望向他,“师兄,你居然冲破了小隐与我们的代沟,竟知道这人!!”

“....”步临风轻笑,“不,其实是她以前和我说过,事实上,步惊云这人我也不认识。”

“....”


莫忘生看着那彼岸花,微微出神,他知道若者死了,不然她之前眼睛也不会哭的那么肿。

她应该也想留作纪念吧,不如给她好了。


“紫萍。”他喊了喊她,“这个,你帮我送给小隐吧,我的另外再做一个。”

小隐不解,“为什么?难道不好看?”

莫忘生唇边是莫名的笑容,“不是,很好看,你再帮我做一个吧,这个她应该会很喜欢的。”

“那你的要什么样的?”

莫忘生沉吟,思考了一会儿后说道,“就写两个字。”

“小隐?”紫萍坏笑着问。

“......”本来他想写丫头二字的,看着众人暧昧的笑容,他忽然转了主意。

“....就写,..路痴。”说罢他哈哈大笑,转身离去。

留下几人一脸黑线。


-----“虽然无论暗讽明讽大家都懂得小隐是路痴....不过真绣上去..这还是有点不好啊..”青桑忧心。

------“哎呀,反正是大师兄用的,小隐也不知道嘛。”

-----“被小隐知道了..紫萍你家的小麋鹿就会变成烤全鹿了..”

------“不带这么诅咒人的!”紫萍抓狂了。

------“哈哈哈”在一旁沉默听着的医师哈哈大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1 16:04:14 | 显示全部楼层
【肆柒  每逢佳节逢故人】


-------道是倍思亲。


金陵。

今日正是重阳节,金陵热闹的很,放眼望去,摆摊上普遍都有卖的东西,一样是放有茱萸的香囊,一样是菊花簪子。

花渐隐拉着紫萍和青桑跑到一家摊子上,几人好奇的看着那菊花簪子。

“呀,这个簪子做的真别致。”紫萍惊叹,拿了一支,仔细端详。

经手轻轻一转,簪子在日光反射下变得十分耀眼。

“几位姑娘,这可是上好的银打的呢,您看这雕工,那可是绝好的细活啊,再看这秋菊,也是刚摘的,很新鲜呢。”那摊位的主人一见到有人识货,连忙探过脸来介绍。

花渐隐捂嘴嘻嘻一笑,“居然说新鲜,好像能吃似的”

“....”青桑微微一笑,“真的是挺精致的,不知您卖多少钱?”

“哎哟,难得遇到这么多位美若天仙的姑娘,我就便宜点,不贵不贵。”

花渐隐打趣道,“我们这有三位姑娘,你总该卖三支给我们吧?”

那人脑门上滴了汗,“不瞒你啊小姑娘,这簪子,就一支,绝无仅有。”

听到喊自己小姑娘,花渐隐顿时不满了,她哗的站起来,

“好呗,我再去前面看看~”然后她拍拍跟在身后的辛巴,“辛巴来,我们不稀罕~~”

辛巴“汪”了一声,雀跃的跟着主人继续往前走。

青桑无奈的看了一眼紫萍,紫萍摆摆手,“师姐,你买吧~~嘻嘻”然后她起身去追花渐隐了。

那摊位主人期待的望着纳兰青桑,“您买下吧,我觉得您最适合戴了。”他讨好的说道。

“呵呵,不用对我用敬称,我还没那么老,既然她们看不上,我也看不上它了。”她抱了抱拳,也起身走了。

“哎,姑娘们,这个真的不贵啊...”他懊恼的叹气。


过了许久,一个人在他面前蹲下,簪子又被拿了起来。

“帮我包起来吧,这菊花簪子我要了。”那人微微一笑,翩翩有礼。

他惊愕的抬头,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冷..冷公子?”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这魅香楼的头牌琴师,今天撞了什么好运气,居然几个貌美如花的姑娘们甚至连冷公子都来了。

冷月心轻笑,又重复了一遍,“包起来吧。”



花渐隐没多久就带着两人逛到了魅香楼。

“....”紫萍疑惑的看着那个招牌,抹了抹冷汗。

“.....小隐啊,这是要干什么?”她不解的问。

花渐隐嘻嘻一笑,“我去里面找点人啊~~”说罢她唰的溜了进去。

“....”青桑不自在的咳嗽了几声,周围进进出出的男人全都盯着这两个女子,眼神诧异。

当殷紫萍觉得自己快要被灼热的视线烫熔化时,花渐隐终于蹦蹦跳跳的出来了。

“久等啦~~”她开心的扑了过来。

“他们果然在魅香楼呢~~可惜冷月心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她指了指身后跟随她出来的风摇筝和叶葬花说道



青桑看到叶葬花,微微一愣。

叶葬花看见是她,像是记起来了什么,点了点头。

殷紫萍有些无奈的看着万妖宫的这两人,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哎呀,~走,我们去红楼和莫道士他们会合~”花渐隐揽过紫萍的肩膀,豪迈的对着风摇筝说,

“摇筝姐,这么久没见,今天可要好好乐呵乐呵~”

风摇筝妩媚一笑,风情万种的回答,“好呀,帮你洗洗不干净的灰尘~”

紫萍又冒冷汗了,敢问这灰尘指的是什么...

花渐隐眯眼笑起来,“好~用酒洗~洗的干干净净的送给摇筝姐~”

紫萍听到,不满的吐槽,“又不是泡福尔马林。”

“.....恭喜你成功加入小隐代沟组!”花渐隐猛地一拍她。

“......”

叶葬花望着花渐隐,浅浅的笑了笑,“夕若,这么久,你还是没变呢。”

花渐隐愣了愣,咬了嘴唇一下,下一秒立马又换上开心的表情。

“哎呀,等闲却变故人心呢”她扬起一脸无害的笑容。

---“小隐你语文不好就不要乱讲话了啦!”殷紫萍也猛地拍了她一掌。

   “....”


叶葬花深深看了她一眼,花渐隐依然笑靥生花,颇为淘气的歪了歪脑袋,甚是无辜。

终于他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夕若语文真的是不好呢。”

“嗤,是你们没教我语文...”花渐隐微怒,转身,

“哼~”她又哼唧了一声。

留下几人捂嘴偷笑,辛巴抬起抓起,挠了挠头,不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1 16:04:39 | 显示全部楼层
【肆捌  菊酒问卿天】


---------莫道不逍遥。


红楼。

花渐隐和紫萍她们走在前面,风摇筝和叶葬花走在后面。

“看她那样子,真是可爱啊。”风摇筝妖娆一笑,对叶葬花说道。

叶葬花微笑,“嗯,她过得开心就好。”

刚踏进巷子里,她们便撞见了步临风,他一袭白衫,看见几人,微微点头问好。

“步公子?”风摇筝不知为何一阵欣喜,

步临风看见她也在,一愣,接着露出淡淡的笑容,

花渐隐等人暧昧一笑,转头看向风摇筝。

“摇筝姐,你什么时候和这大医师...关系不一般了嘛?”她一脸坏笑的打趣道,

风摇筝难得被人打趣,她轻轻打了她一下,

“乱说话,小心我拔了你舌头!”

花渐隐嘻嘻的笑,连殷紫萍也忍不住起哄道,

“师兄,我们怎么一点影子都没看见,你是不是每次出去忙的时候,其实都是--.....”她故意不往下说了。

风摇筝脸一红,想拍殷紫萍,无奈和她不熟,不好下手,只好又轻打了花渐隐一下。

---“呀,摇筝姐我什么也没说,你干嘛又打我...”她跳脚,郁闷的撇嘴抱怨道,

青桑捂嘴偷笑,拉过两个小盆友,“好啦,进去吧,让人家独处一下”

于是三人嬉笑着踏进了红楼,叶葬花轻笑,对步临风点点头,也走了进去。


风摇筝故作掩饰的咳了几声,步临风笑着说,“没想到你也来了。”

她脸上飞快的抹上一抹红晕,自己在心中狠狠怪道,居然会羞涩,羞涩个毛线啊羞涩。

“你不是也来了?”她反问。

步临风呵呵一笑,“我在街上遇到了海公子,他正好一个人,然后我就带他来了红楼等你们。”

风摇筝挑了挑眉,“海公子..,你们相识?奇怪,海公子不是和冷月心一起来的么”

步临风笑,“见到他时就一人,悠哉悠哉的到处逛荡,”

她嗯了一声,看着他的衣服,突然见到了步临风腰间佩戴的香囊,惊喜,“呀,这个茱萸香囊绣的可真美。”

她掏出自己的香囊,看了看,“我的也很美,不如,我们换换?”她眯眼,笑着问。


“....”步临风忍俊不禁,最后也取下自己的,递给对方,

“嗯,重阳节快乐。”他淡淡说道。

“.....”



红楼里十分热闹,一点也不比魅香楼少了人气,老板娘伍秋月笑得眼睛都快开花了,她看见花渐隐进来,笑得更开心。

---“花姑娘来了啊,您夫君等候你好久了。”

此话一出,众人震惊。

“娘呀,大师兄何时这么奔放了,万一被其他人听到,逍遥观要被口水淹了...”殷紫萍吓傻了。

花渐隐目瞪口呆,用不用一进来就扔一个炸弹轰她啊。

“请、请问...我夫君是谁、谁啊?”

“当然是我了。”一只手拍了拍她的头,她惊愕的看着华丽出场的冷月心...

冷月心微笑,“夕若,别来无恙。”他递过来一个檀木盒子。

“打开看看?”他轻语。

花渐隐还处于震惊状态,她笨手笨脚的打开...惊讶的发现,盒子里的竟然是先前看中的菊花簪子。

“戴上看看?”他直接无视众人目瞪口呆的神情,把簪子别在她脑后梳好的发上。

“.....”叶葬花凉凉一笑,走过去,

“别闹了月心,你身后有人已经准备对你使用地火决了。”他拉开冷月心,使二人分开。

莫忘生轻笑,“过奖过奖,不过是地火加天雷罢了。”他冷冷的说完,走到花渐隐身旁恨恨的捏了她脸一下

“笨丫头,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个夫君?”

花渐隐张大嘴,摇摇头,表示自己一无所知。

冷月心捂嘴一笑,“不过开个玩笑而已,莫公子那么生气做什么。”

莫忘生笑了笑,眼睛里闪着奇异的光芒,

“我可是个小道士,比不上头牌琴师冷公子。”他微微一笑,语气透着浅浅的寒意。

花渐隐开心的喊起来,“莫道士你也承认你是道士了哇~~~哈哈哈哈哈”她大臂一挥,十分得意的一掌拍在对面的人肩上。

“....”“....”

两人的硝烟一下子被吹的远远的了....

---“都说你是莫道士,连亲们都喊你莫道士,你呀你呀,还是承认了吧。”

“...”


伍秋月满面笑容的走过来,“哎呀,我当时还想,花姑娘年纪这么小,怎么会有夫君呢”

花渐隐呵呵的干笑,瞪了冷月心一眼,他无辜的摊了摊手,一脸不关我事的样子。


莫忘生哈哈大笑,一把搂过花渐隐,笑嘻嘻的看着老板娘。

“老板娘,你又弄错了,她啊,其实不小了,已经可以生娃了。”他用力的压了压花渐隐的肩,花渐隐顿时皱眉,

“死变态,别压我!”

“....看到没,这么凶狠,她注定嫁不出去了,唉,也就我能勉强娶她。”

莫忘生展开如沐春风的笑容,看的伍秋月十分诧异,以前看他笑,笑虽是笑,却从来没有这样的笑过。

看来这两人关系不一般了。她心里暗自猜到。


殷紫萍嘻嘻一笑,猛地推了他俩一把,

“哎哟,这里就你们两个人打情骂俏,该当何罪,快快罚酒。”


伍秋月微微一笑,指了指里面的一座,

“今日燕赤霞一个人喝酒,可闷了,不如你们一齐坐一块儿,热闹一点?”

花渐隐雀跃的说道,“好呀好呀,那就燕赤霞埋单吧。”

“.....”

众人默。


---“老板娘,就这样了啊。”她嘻嘻一笑,开玩笑说道。


众人深深叹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11-5-21 16:0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1 16:05:59 | 显示全部楼层
【伍拾  镇命歌】


------花妖浮屠,一场镜花水月。


万妖宫。

春三十娘微笑着半躺在横椅上,帘外的人变得影影绰绰。

“怎样了?”她淡淡问。

“掌门人放心,药我已经放到他们的酒壶里了。”

“嗯,你这次做的不错,想要什么奖赏?”

“三十娘能放过我,就是最大的奖赏。不过,我倒想知道,那药是什么,为什么全部人都可以喝下去。”

春三十娘看了他一眼,笑了笑,

“她可不一般,那药普通人吃了没事,可惜,花渐隐...可是服过返华丹的人呢。”

帘外的人震惊,身体一下子变得僵硬,他万万没想到花渐隐居然服过返华丹。

“哈哈哈哈,以为我沉寂了这么久,就是撤回了追杀令么?做梦。”春三十娘哈哈大笑,笑容扭曲。

“多难得的机会呵,我春三十娘怎么舍得放过她。”

三十娘一边笑着,一边拉开了帘子。


“海公子,这次你可是立下大功了。”她眼里流转出动人的光芒,笑的十分开心。

海公子伏在地上,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慢慢宣泄出来。

“...花渐隐会怎样?”他和她不熟,但是他清楚,他在意的人们和她很熟。

“我也不知道呢,都说了,她是试验品。”她捂嘴,不好意思的一笑,表情邪魅。

海公子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一般,春三十娘却是笑的越来越妩媚,她转过身,又下了一道命令,

“告诉冷月心,将花渐隐带回来。”她冷冷说道,补充一句,

“否则,花渐隐就等着死吧。”



逍遥观。

太虚道长摇了摇头,“她的情况,我毕生不曾见过。”他叹气,抚了抚白须,一脸爱莫能助的表情。


“师父,您一定要救她啊”紫萍扑倒在床边,泪如雨下。

太虚道长依然摇摇头,“唉。”他叹气,

“好徒儿,你们每次找我要帮的事情,我都爱莫能助啊。”他直径走开,离开了房间。

“师父怎么可以这样...”紫萍撅嘴,觉得一阵懊恼。

“....”       


冷月心看了看叶葬花一眼,他也摇摇头表示不知道怎么办,最后他只好看向一旁站着的莫忘生。

“莫忘生,你觉得有什么办法?”

莫忘生眼神复杂的盯着他,“你们是怎样让她变成异人的?”他慢慢吐出这句话,冷冷的说道。

“你们万妖宫的人总该清楚吧”

冷月心心惊,他居然忘记了花渐隐曾经服下过返华丹,在场的人,约莫只有他知道这件事了。

叶葬花也看向他,他一直不懂为什么瑾会消失,花渐隐会出现,现在一联想,才惊觉这事情可疑的很。

冷月心握拳,内心的不安和恐惧一点一点放大,

“先回万妖宫吧。”他说道。

“....”众人惊讶的看着冷月心,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说。


正当几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时,一个人居然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

“月心”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来者竟然是海公子。

步临风猛地瞳孔收缩,他记起来了,海公子,也曾去过红楼。

他视线如利刃一般直指海公子,海公子却只是轻轻一笑,

“别想了,赶快回万妖宫吧,掌门人下的命令。”


步临风飞快的移动过来,掐住他,“你说,是不是你做的?”他不敢相信的看着海公子扬起明媚的笑脸。

“三十娘说了,再不带回去,小心花姑娘就活不了了。”他仅仅说了这句。

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步临风死死盯着他的眼睛,那里面翻滚的是一种他不曾懂得的情绪。

“你变了。”步临风痛心疾首的说道。

海公子笑了笑,“月心,还不走?”

叶葬花冷冷的走过来,用力的捏紧海公子的下巴,语气冷到极点,

“你身为传送使者,为什么做这种事情。”

海公子露出一抹未名的苦笑,“快带花姑娘回去吧,我可以直接把你们传送到掌门人那里,你们有问题直接问她。”

莫忘生也露出了奇异的笑容,他抱起床上昏迷中的少女,走到这僵持的几人身旁。

“够了,过去吧。”他淡淡说道,叶葬花转头看了他一眼,嘴角扯开轻蔑的笑意,

“莫忘生,莫非这次你要一起和我们走?”他玩昧的问。

莫忘生挑了挑眉,“是。”

海公子欠了欠身,“那有劳莫公子了,请与小人来。”

他话音刚落,便将几人传送到了万妖宫。

殷紫萍呆呆的看着这几人消失,处于恍惚中,“他们...怎么会..走的这么快?”

“海公子....”步临风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切,只觉得胸口像被重击了一下,好难受。

青桑一直沉默,现在终于开了口。


“如果我说,我觉得这个传送使者,很可疑,你们信么?”

步临风苦笑,眼睛里满是忧伤,

“我信。”




金陵集市上,他遇到了故人。

“临风?”海公子挑眉,“居然遇到了你。”

“你怎么在这?”步临风惊喜道。


------“你要去哪儿逛?”他笑着问。

步临风笑了笑,“去红楼,等会我们会在那里休息一会儿。”

“好呀,不如一起去?”海公子微笑。



--------其实,你从一开始就是有预谋的吧。

        我真笨,居然就没有怀疑过你,是我..太信任你,以至于,....连怀疑你的勇气都没有。



“哈哈,今天万妖宫很多人都出来玩呢,摇筝也在,等会你可以与她好好聊聊。”海公子开怀大笑,调侃道。


步临风微微脸红,“你别乱讲话。”

海公子深深望着他,“我哪儿乱讲话了?”

“....”

“哈哈哈,我先进去了,我可能等会得离开一下。”

“去做什么?”步临风疑惑的问。

海公子笑,“这么关心我啊,我今天还有任务,不是专门来玩的。”

“这样啊..,本来还想与你好好喝几杯。”

“哈哈哈”海公子大笑,“好,我任务做完了以后,很快就能脱离万妖宫了,到时候,我们一醉方休啊。”

“你终于知道要离开那里啊,好!到时候来逍遥观,我们好好招待你。”步临风有些开心的说道。


---“嗯。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可是,如今,我还能原谅你么?

我们还能回得去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1 16:06:31 | 显示全部楼层
【伍壹  封白】


万妖宫。

春三十娘坐在榻上,满面笑容的看着几人出现。

“哟,来的真快。”她笑着说。

叶葬花冷笑,“有劳掌门人费心思了。”

风摇筝跪地,“三十娘,您之前不是说好了放过夕若么。”

三十娘徐步走下来,抬起摇筝的脸,“你错了,我一点都不想放过她。”


“万妖宫,就是如此不守信么?”莫忘生嘲笑道。

春三十娘看见他,笑的更开心了,

“诶哟,逍遥观的首席大弟子都来我万妖宫了啊?”她看着莫忘生怀中抱着的人,捂嘴一笑,

“居然夕若被你抱着呢,她一定很重吧?累不累,不如先放我床上?”

莫忘生笑了笑,“您的床太干净了,我不敢放她上去呢,免得到时候,弄脏了您的床。”

春三十娘恨恨的盯着他,“你这张嘴说的话,可真动人,难怪可以拐走我最疼爱的夕若。”

“您过奖了,夕若只是不嫌我脏,所以愿意陪着我。”

叶葬花轻笑,赞许的看了莫忘生一眼,“我先带她回去。”

莫忘生疑惑的看着他,然后突然明白了什么,于是把怀中的人交给了他。

叶葬花抱着花渐隐走到三十娘面前,开口道,“掌门人,你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春三十娘一笑,“叶葬花,我没什么好说的,我只是,把她当做试验品,你懂不懂?不懂,就问冷月心。”

冷月心一震,他对上叶葬花询问的眼神,只觉得一阵心慌。

“毕竟啊,可是冷月心给她的返华丹呢。”她这句话,一下子就像炸弹一般,轰的炸开。

叶葬花不可置信的看着冷月心,冷月心想解释什么,但是悲哀的发觉,自己什么也解释不了。

莫忘生说,“无论冷月心做了什么,也是因为掌门人的命令吧。”

冷月心叹气,他只觉得,春三十娘的念头,其实没有任何人知道。

“在酒精和那药同时的催化作用下,我真想知道,夕若会怎样呢。”三十娘笑了笑,

“不如,我们一起看着她这个怪物,会变得怎样吧?”

莫忘生飞快举起逆天剑,狠狠击向她,速度太快,逼的三十娘连连往后退步,冷月心却奔过去挡在掌门人面前。

莫忘生猛的刹住脚步,他没料到冷月心居然会救她。

“月心?”风摇筝惊愕的喊了他一下。

冷月心有些迟疑,但最终依然摇了摇头,

“对不起,就算掌门人如此.....可是,毕竟是我们有错在先。”


春三十娘一愣,叶葬花却是忍俊不禁。

“月心啊,不枉我之前那么疼你娘,本宫就知道你不会背叛我的,不像其他人。”说罢她目光愤恨的转向叶葬花,甚至看了跪地的风摇筝一眼。


“哈”莫忘生嘲笑,“既然这么护主,我怎能坏了冷公子的好事。”他收回逆天剑,换上一脸冷漠的表情。

冷月心无奈的说道,“就像你们各自都有不能说的事情,我也有。我的娘亲,芸娘,是狐妖,娘亲在世时,
掌门人关照了她许久...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掌门人确实对我有恩。”


叶葬花理解的点了点头,“月心,走吧,不必多说。”

莫忘生轻笑,“我会留在这里,什么时候她醒了,什么时候我就离开。还请春三十娘多多包涵了。”他抱拳,欠了欠身。

春三十娘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她诧异他竟然会有这么快的速度袭击她,觉得不可思议,她挥了挥手。

“你爱待多久就多久吧,我懒得管。”接着她转向摇筝,

“风摇筝,你也退下吧,给我记着,少与那个医师来往,哼。”她冷冷放话。

风摇筝低头,没有说什么。

几人慢慢退出居室。



------“这个掌门人,真够狠的。”风摇筝无奈的说道。

冷月心叹气,“她根本就没考虑夕若.....”

“...”摇筝无奈的摇摇头。


莫忘生轻笑着问,“返华丹这种东西,居然真的存在?”

“....嗯,丹确实是我拿给瑾服下的。”冷月心弱声回答。

“瑾,是花妖?”

冷月心点头。

叶葬花抱着花渐隐走在前面,他闻声顿了顿身体,

“....”他想起大火中,那个白衣胜雪的女子,想起她微凉,但是依然温暖的笑颜。


----“我认识的,我爱的,就是花渐隐。你说的瑾,不是她。”莫忘生温和一笑,说道。

“事实上,她们就是同一个人。”冷月心解释。

“我知道返华丹,古书上有记载....但是,花渐隐是花渐隐,她永远是花渐隐。”他眯眼,笑容灿烂。

莫忘生淡淡的说,“我会等她醒来。”

“....”冷月心叹气。

几人一路再也无言,最后走到残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11-5-21 16: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11-5-21 16:0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1 16: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息兮 于 2011-11-21 03:56 编辑

【曲·终   息兮】


-----------曲若终,人可归?



---“夕若醒了!!!!”小青大喊一声,猛地惊醒了靠在外墙的莫忘生。


叶葬花和冷月心等人一直在附近的房间休息,听到声音急忙赶了过来。

“夕若醒了夕若醒了。”小青欣喜若狂,声音都颤抖了。

等了一年,她终究是醒了。

叶葬花几人快步走进屋内,只有莫忘生,还在外苑,冷冷的看着他们的背影。

莫忘生慢慢走到众人身后,有些迟疑。

冷月心曾解释过,她醒来,会有几种情况,而最坏的那种,则是...她会忘记一切。



----“莫忘生,倘若夕若忘记你...你,会如何?一直等她?”叶葬花问过他。

“哈哈哈”莫忘生仰天大笑,“不等。”他淡淡回答。


“因为一些东西,错过,就过了。

  等,也等不回来。”他露出的表情,深深感染了叶葬花。



----“我是谁?”清脆悦耳的声音传了出来。

“你们又是谁?”床上的少女抚了抚长发,神情居然多了一丝夹在少女和成熟女子之间的妩媚。


一下子,所有声音全消失了。

风摇筝愣住,“她....”摇筝只有无奈的闭上眼,她不敢看其他几人的表情。


莫忘生终于鼓起勇气,走到众人面前,与花渐隐面对面瞪着。

她似乎这一年中,依然在长大,现在看着,丝毫不再是那个十六岁的少女了。

他嘲笑自己,今年,他自己都二十七了呢,她怎会不长大?

她眼睛已变成褐色,不再泛着血光,但显得更加温和,美目盼兮。

最熟悉的是她脸上的笑容,依然如当年般耀眼,灿若千阳,可..明媚的那样让他狠狠心痛。


---“你是谁?”花渐隐眯眼,微微一笑,歪了歪头问。

“你不认识我?”莫忘生挑眉,居然露出了调侃的笑容。

“不认识。” 她露出一副迷茫的表情,眼神顿时空洞了,她呆呆的望着莫忘生说道。

莫忘生觉得有一只手狠狠的揪着自己的心,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传来。他却面上依然挂着淡淡的笑意,问,

“真不认识了?”声音一下子变得那样微弱。

花渐隐无辜的咬了咬嘴唇,点点头,“我只记得我叫花渐隐。”她轻快的说完,又开心一笑。

莫忘生浅笑,只觉得心在滴血。

“这样啊....”他淡淡的说着,轻轻退后了几步,朝她微微点头。


---“那就不认识了吧。”他笑着,缓缓转过了身。

迎上叶葬花几人的表情,他们像是早已料到她会失忆,仅仅是有些无奈的表情看着他。

“节哀。”叶葬花淡漠的说道。

冷月心摊了摊手,表示无可奈何。而风摇筝早已悄然离去。


“别这样看着我...,既然她醒了..,我就放心了...那.我也该回师门了。”

莫忘生淡淡说完,走过他们身边,带起一阵清风,熟悉的麝香弥漫开来。


床上的女孩愣了愣,用力的嗅了嗅了鼻子。

可她却没有挽留即将离去的青衣男子。



------------你一定要记得我。花渐隐。


------------我不允许你不记得我。


------------绝、不、允、许。


莫忘生走到了门边,沉吟了几秒,准备踏出去一只脚。


一秒,两秒,三秒,他定格住了。那离开的脚步,竟然怎样也舍不得迈出去。

....莫非,你真的真的忘记我了?


他站在门边,不想回头,也不想再前行了。

有什么东西,在眼睛里打转,但迟迟不肯滑下眼眶。


曾经我爱的人,爱我的人,都离开了我。

为什么,现在你也要离开我?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他想嘶吼,但是他只是死死握紧拳头,忍住哭喊的冲动。


------我告诉自己,一定要留下最美的回忆,就算只是曲终人散的背影。

      可是谁来告诉我,我要怎样迈出离别的脚步?!


空气中顿时弥漫开了一阵忧伤的气息。

以至于坐在床上,原本欢快的少女,也露出了不解与忧伤的表情。

最后,莫忘生只剩下一声深深的叹息。





露华染清息 飞霜点墨兮
流音拂云息 雾漫漫兮
觞杯触水息 炉烟暖琴兮
扶鸾摇风息 莲落悄兮

霖气乱神息 碧落已穷兮
萤火挽魂息 轮回往兮
游纹叹冥息 卧月伏眠兮
听灵息 遣河灯去杳兮

远山浅 浅浅浅连木华迷殇 夜夜夜笙凉
弦断 断断断去几许柔肠 声声怅
舞霓裳 倾倾倾尽雪上流光 独罢伤伤伤


谁道旧息不思量
谁记初兮今难忘
谁吐幽息漫虚茫
谁恨情兮空断肠
谁破寒息一寸荒
谁解默兮落疏狂

远山浅 浅浅浅连木华迷殇 夜夜夜笙凉
弦断 断断断去几许柔肠 声声怅
舞霓裳 倾倾倾尽雪上流光 独罢伤伤伤



千载一梦付黄粱
封尘望 陌上桑





------------“喂。”一声清脆的声音再次响起。


他的泪水终于滑下。


花渐隐露出了莫名的笑容,

“莫道士。”她轻声吐出这几个字,神情复杂。


她开始大笑,笑得眼泪也跟着噼里啪啦的涌了出来,她快速的用手背抹去眼泪。

接着少女跳下床,以毕生最快的速度奔过来,飞快扑向他的后背,鼓足劲抱紧他。

泪水疯狂的涌出,花渐隐还是委屈的哭了出来,她像是遇到了极其委屈的事一样哇哇大哭,表情好惹人怜爱,


----“你真慢,慢死了慢死了!到现在才追上我,我跑的好辛苦,你知不知道啊?!!”她低声吼道。

莫忘生一愣,苦笑,反手用力的牵住她,轻声回答,

“嗯,我知道。”他缓缓转身,将花渐隐狠狠扯入怀中。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他柔声说道。



一股暖意袭胸而来。


以及,一阵熟悉的,曼珠沙华的香气。


【完】


                                                

                                                        (注:该歌词非我原创,大爱古风!)


----------------------------------------------------------------------

续集:【赋矜生】(更新中)


http://qn.netease.com/viewthread.php?tid=177172&extra=page%3D1

---------------------------------------------------------------

番外:

男魅の前传  冷月心【与君长眠共晓窗】(完结):

http://qn.netease.com/viewthread.php?tid=149033&highlight=

----------------------------------------------------------------------
女魅の前传   风摇筝【流年暗落芳华晚】(完结):

http://qn.netease.com/viewthread.php?tid=156678&highlight=


女魅&男医短篇番外 《替身》(完结)http://qn.netease.com/viewthread.php?tid=220073&highlight=


另有女刀の短篇(搞笑路线)

http://qn.netease.com/viewthread.php?tid=139037&highlight=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1 16: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息兮 于 2011-12-31 05:13 编辑

如果你已经看到这里,兮兮真的很感动很谢谢你噢。

辛苦了~~~~~~如果喜欢,希望你可以继续支持噢~

续篇还在连载中,~会有更多的人进来噢`






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1 21: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息兮 于 2011-12-31 04:58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1 21: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息兮 于 2011-12-31 04:59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5-21 21:2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息兮不会作图。。等待浅眉妆姐姐回来了。。。某兮去求她作图哇。。

这个姑且看看好了。。悲催
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创建论坛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