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帖
同人
视频
活动
查看: 875|回复: 3

[长篇] 京城妖奇谈——小说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21 10:3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新倩女幽魂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创建论坛帐号

x
本帖最后由 妖奇谈 于 2019-7-21 10:33 编辑

文案一支玉箫,一个熟悉而陌生的世界。

柳妖婀娜,芥子萤神,楼兰青河,雪国幻梦……

究竟是命中注定的相遇,还是午夜梦回的痴想?

那一年,京城四月飞雪,我站在布告栏旁,等着你的出现。







   【楔子】

穿过烟雨
北京城的那布告栏
还是从前模样
我喜爱的白梅
仿佛在夜静闲时
悄然绽放
飘逸清雅的姿态
好似布告栏旁
那白衣胜雪的公子景


漫天飞雪
清瘦的影子从栏后走出
顾盼的风姿
眸中的思念
带着落梅的芬芳
遗落在谁的风景里


繁华的北京城
从来不肯有丝毫的老去
似白衣胜雪的你
从未在我心中消弭半分
岁月无心
尘埃落定
漫漫河山
历沧桑世态
流转变迁
还是初始模样
惟愿执子之手
踏红尘万里
赏世间风光
回首之时
你还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21 10:4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妖奇谈 于 2019-7-21 10:51 编辑

玉箫第一

“我想见你,你为什么不出现?”

视线一片模糊,似远似近的缥缈男音响起。我听得不甚清楚,心中却莫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眼前白茫一片,在目光的尽头,似乎正飘着雪,一个孤寂清瘦的白衣身影融在雪中,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


我拼命睁大眼睛,想让自己看得更加分明。


倏地世界一片黑暗,我眨了眨眼,醒了。


酒喝多了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受,我捂住发昏的头,一点点挪下床去找水喝。

清凉灌进喉间,我瞬间清醒了大半。想起刚刚的梦,不觉幽幽叹了一口气。

同一个梦,真的可以从小到大都做吗?


可是直到现在,我也依然不知道,那个白衣身影究竟是谁。

我自嘲地笑笑。


为着这个可能只存在于我臆想中的人,我放弃了多少次机会。

昨天同学聚会,一个条件十分不错的老同学向我告了白。可我还是不假思索地拒绝了,为了表达歉意还喝了不少酒。

明知道那可能只是幻想的,可是二十年来的夜夜相伴,早就让它成为我深重执念的一部分了。

我也想见你,可你又在哪里?


我再也睡不着了,于是决定玩会儿游戏。

“很恢宏大气,可是我听着却很悲伤。”

“那年白衣胜雪的公子景。”

“开始的恢宏大气,转而笛声清扬婉约,似在诉说儿女情长,随之苍浑有力,投身国家的壮志雄心,但心底又时有情思绕过,忍而又忍,终究还是肆意蔓延,揪人心弦。”

“宏伟大气中却微微凸显出了一抹属于时光的苍凉,时光匆匆流逝,留下的是城中不为人知的悲伤。”

“那一年,京城四月飞雪,我站在布告栏旁,等着你出现。”


这首盛世京城是新倩女幽魂的配乐,我第一次听就立刻爱上了。或许我没有评论里那样多的感慨,可一听到它,我脑中总会浮现出一抹白衣身影,久久挥之不去。

那个人……真的在等我吗?真的,会有这样的人存在么?


果然,还是只能在游戏里找找安慰吧。


看着倩女游戏界面缓冲到四分之三突然静止不动了,我叹了口气,戴上耳机,又听了一遍盛世京城。

一首曲子余音未消,我的角色已然出现在了游戏界面,顶着蓝玉两字一动不动。我连忙自动寻路北京城,看着异人小萝莉召唤出了她的小毛驴开始跑地图,后面跟着一只打着伞的小黄鸡。

我喝了一口水,看着小萝莉暗黑系的衣服,想着当初是因为看着异人发展全能才选的,结果谁知是个有点阴沉沉的小萝莉。虽然异人没有魅的身材方士的身高医师的仙气,但这么一个短腿小萝莉也是很萌的,而且还会召唤宝宝什么的,划水什么的太爽了有木有?不过因着异人的特殊技能,导致每次师门保卫战满屏都是宝宝,卡得我电脑一动不动。


熟悉的音乐出现了,恢弘的前奏,悠扬婉转的笛声,我知道我已经到北京城了。


之前我来北京城一般只是随便逛逛,看看风景,把人物角色的各种动作都玩儿一遍。

但今天,我想去看一看传说中的公子景。


公子景的任务不是主线剧情的,所以我一直没有做过。

可此时却不知为什么,脑中一直有声音催促我,转化成了我想见这个NPC的强烈冲动。

直接自动寻路到了布告栏前,我点了一下布告栏,弹出一个任务框,让我去找公子景谈话。我想点公子景,结果不知是手滑还是他旁边玩家太多了,我老是点不到他。


好不容易避开玩家点到他,便弹出一个页面,上面写着:
那一年
京城四月飞雪
我站在布告栏旁
等着你出现


配着这孤寂萧瑟的音乐,这段话显得格外悲伤。


直面这句话时,我的心脏突然停跳了一秒,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你……在等谁?


不知傻呆呆看了多久,我才突然清醒过来,下意识点了一下接受任务。

然后突然世界一片漆黑。


我:……我好像只是接受了个任务不是黑了国家总电局的电脑吧?


我连忙跑到窗边,周围果然一片漆黑,还伴着唏嘘声和咒骂声。月亮静静地挂在天上,给这个漆黑的世界洒下一片银色的光辉。

我后退两步倒在床上,抱着枕头翻来覆去滚了好几转,又猛地弹起来,再倒下去,再弹起来……

如此循环了好久,也不见有要来电的趋势。我朝黑沉沉的天花板伸出手:“要不要这样啊我的天……”


那个NPC有毒吧?刚接受任务就停电。


虽然心底一直不满地碎碎念,但那恢宏又婉转的调子依旧盘桓在我脑中久久不散,我情不自禁地轻哼出声,音调没有差错,只是好像少了什么。


少了抒发心中情感的媒介。

我在一片漆黑中翻翻找找,手上突然一阵剧痛,不知道被什么划到了。我顾不得痛,总算摸黑找出了那根压箱底的绿光流转的物事。

这是一根玉箫。


上了高中之后,我就很少碰它了。


想当初我爷爷去山里砍柴时从树洞里捡了一根箫,绿光流转,色泽莹润。他还以为捡到宝贝,高兴地把柴都丢了,跑回来跟我们大声说以后吃穿不愁了。结果去鉴定才发现是最劣质的玉,晚上发光就是因为杂质太多,连大理石的价格都买不了。爷爷沮丧了半天,觉得这箫好歹外观是好看的,说要留给他孙女,也就是我。


而让所有人吃惊的是,小小的我什么都不懂,抱着那根玉箫张口便吹出一段调子,好似浑然天成一般。

我的父母可不觉这是什么天赋异禀,他们吓得魂飞魄散,以为我中邪了,各种迷之活动,还要扔掉那根他们看来诡异无比的玉箫。


爷爷自是心疼,偷偷藏起来骗他们说扔掉了。却在他们外出工作带我上山捡柴时偷偷给我玉箫,一边听我吹出的曲子一边捡柴。但他也不敢给我吹太久,每次回家都会小心翼翼再次藏好。


我早就忘记了握住箫的感觉,可能那时太小,也可能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我并未对此太过上心,偶尔怡情,也不过点到为止。

可是,后来爷爷走了,那根玉箫被压在杂物最里面,我再也没有碰过。

……

我从回忆中抽出身来,仔细端详着手中这根约两公分的短箫。箫身在月光流转下氤氲着翠绿色的光芒,因许久未碰过已染了淡淡尘埃。手上已经快凝固的的红色血液一点也没有弄脏箫身,反而这幽绿的光芒看起来更盛了些。箫上没有花纹,十分光滑莹润,只是有一段的开口处刻着小小的一个字:玉。


和我的名字一模一样。

因着我们家比较特别的姓,再加上一个玉字,活像是从古代穿越来的。


我来回抚着箫身,直到再次感到一丝熟悉。多年不碰箫的我已经快要忘记那种感觉了。可今天,也许,是盛世京城唤醒了我,唤醒了我灵魂深处与生俱来的一种能力与记忆。又也许,是别的。我已不想去探究。

嘴唇碰到冰凉的箫时,我突然有种想长叹一声的感觉。


极美之乐,无需回想,便已成音。


脑中浮现出那段旋律,奇怪地,无需任何谱子,一段乐曲便从箫中流泻出来。仿佛我天生就会那段音调,那是早已刻入我骨子里,来自前世的抹不掉的烙印。好像手中这支玉箫本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面月亮已经挂上正空了,洒在窗口的光辉更加雪白圣洁,就像那年北京城纷纷扬扬的雪花。

仍然没有来电,我干脆跳上了窗台,背靠窗沿,箫声悠悠。

据说玉箫吹出来没有竹箫好听,可能是因为我手上的是劣玉吧。声音没有竹箫那样低沉淳厚,也不似竹笛那般悠扬婉转。是一种听起来十分舒服,好像流水淌过心田的音色。这样的盛世京城,吹出来又是别有一番风味。


箫声悠悠飘远,远方白衣身影似乎若隐若现。



流水潺潺,箫音阵阵,端的是一派美妙意境啊。

等等,流水?


我停了一下,仔细倾听着,却有水流动的声音。

那声音与自来水管流水不同,是一种连续的,悦耳如禅音一般的调子。


我轻轻捏了一下玉箫,缓缓睁开了眼。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5 14:3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变动不居发你的吧就放假几点能到你发你打开啦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6 12:34:03 | 显示全部楼层
经济学家对不对帮不到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创建论坛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