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先预约

《新倩女幽魂》官方论坛

热帖
同人
视频
活动
查看: 4475|回复: 33

[图文] 莫道不消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23 13: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新倩女幽魂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创建论坛帐号

x
        “这几日,京华晚上总是睡不踏实,辗转反侧,醒来总是一身冷汗,不知做了什么可怕的梦,问她,她也只是摇摇头,真是急人。”一个身着紫色裙子的女孩儿,蹙眉说到。
         “是啊,是啊,这几天采药都不见她有往日的精神,会不会跟那天去天姥仙山采药时碰见的那个男人有关?那天见着那个男人后,京华脸都白了,浑身颤抖,就像,就像见了鬼魅一般。”身着绿色长裙的小丫头附和着。
        “喂,你们俩,不去采药,在这说闲话,小心为师责罚。”步临风紧皱双眉训斥着两个不务正业的小弟子。
          “师傅,弟子错了。弟子这就去仙山采药,请师傅莫罚。”紫衣女孩儿立马拉着绿衣女孩,挎着篮子向天山传送口走去。
            “绿珺,你刚刚说你们在天山碰见一个男的?京华见他如同见了鬼魅一般?”步临风突然开口,让绿衣女子吓了一惊,不知如何开口,只能怔怔地站在那里,不敢回头看师傅一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23 13:3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步临风见绿珺只是发怔并未回答,也不恼,只是将目光转移到紫色衣裳少女身上,幽幽开口道“紫衣你说京华是什么时候开始睡不踏实的?”紫衣转过身道“就是前一阵子,具体什么时候我也记不得了”“哦?”步临风挑眉,“记不得了啊。。。”“弟子真的记不得了,弟子不敢欺瞒师傅。”紫衣跪下,汗珠顺着额头,脸颊一颗一颗的滴落在地上。步临风扫视着两个徒弟,嘴角保持上扬,紫衣跪着,绿珺依旧保持着背对着自己,整个身体僵直,“你们去采药吧,你们师叔在哪?”紫衣反应过来,师叔是说的京华,只能硬着头皮说“京华在药房熬药。”“嗯,去吧。”步临风转身向药房走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23 13:48:12 | 显示全部楼层
       紫衣抬头见师傅已经走远,身子摊在了地上,擦了擦脸上的汗,问“绿珺,京华会不会有事儿?”紫衣这时才发现,绿珺已经呆滞的目视前方,嘴唇颤抖,浑身的绿衣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就像刚刚在水里刚刚捞出来的溺水之人。紫衣站起来,搀扶住绿珺,神情紧张的说“绿珺,你没事儿吧,你别吓我啊”绿珺这时终于听见了紫衣的呼唤,一双美目里终于有了焦距,但依然流露出惊恐,说“紫衣,我犯错了,我害了京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23 14:05:50 | 显示全部楼层
按抓  继续   加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23 15:43:50 | 显示全部楼层
紫衣的脸上又开始被汗珠也慢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23 15:57:57 | 显示全部楼层
紫衣的脸上又泛起了一层汗水,颜色慢慢变得惨白,抓住绿珺手那一瞬间,凉意透过双手直达心底,嘴上开始碎碎念到,“不会有事,不会有事的,京华已经忘了,京华已经不是一年前的京华了。。。。”“可是师傅没变,师傅没变啊,你忘了一年前吗?”绿珺有些歇斯底里了,“闭嘴,你想被师傅赶出去吗?无论发生了什么,都和我们无关。”紫衣也严肃起来了,厉声喝住了绿珺。“京华,毕竟师叔,师叔她,京华。。。。”绿珺有些语无伦次了,想表达又因为不能说清,混乱表达着自己的想法,紫衣轻抚绿珺后背,安慰着这个小妹妹,“没事儿,没事儿,京华会没事儿的。。。”“我又害了京华,我又害了京华,一年前是我,一年后还是我。。。”绿珺无措的哭了,悔恨,悲痛。紫衣见这样,扶起瘫软的绿珺,迅速向天姥仙山走去,生怕师傅听见这哭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23 17: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步临风还未走到药房,就闻到了一股奇异的药香,即便他多年研究的药理药方无数,无奈身为毒医的他也并不知道这药方的功效,是救何种病。回忆像这丝丝缕缕的药香一样,又从那尘封的心底,沿着心的伤痕,散落出来。
当初疫病横行人间,父母死于这场疫乱,自己天赋异禀,愣是没有受到瘟疫侵袭,神医杨济时来到此地,发现了他的特殊之处,再见他父母双亡,心疼这孩子,便领回了逍遥观。刚到观里,步临风被逍遥观的仙境美景迷住了,正当他沉迷于这片美景不能自拔的时候,传来“师傅,师傅,你终于回来了,镜儿都想死你了,崂山那老头儿天天来蹭吃的,还大言不惭的说您老人家托他照顾我的,骗子嘛,把山上东西吃光了,一抹嘴就跑了,再让我抓住他,就把他胡子拔光。。。”步临风顺着这奶气十足的声音望去,一个粉嫩嫩的小娃娃出现在自己眼前,小小的一个人,印入了步临风眼里,刻进了心里。
步临风收回思绪,打开药房,一个小小的身影和记忆中那小身影重合,她在药房里,一会儿看看炉火上的药,一会儿在药箱里翻找,“师兄,你怎么来了?今天没出去巡诊吗?”步临风并没有说话,而是走上前,从后面抱住了这个朝思暮想的人儿,将自己的下巴靠在了京华头上,这让京华一愣,身体不由地僵硬,但是并没有挣脱,只是声音发颤“师兄,你这是怎么了?别这样,被人看见就不好了。”“师妹很在乎别人的想法吗?”“不是,师兄你毕竟接了师傅的重任,管理这逍遥观,我是师兄的师妹,被弟子们看见,有损师兄威严,并且。。。”“镜儿不用再说了,为兄明白,可是现在这逍遥观是为兄在掌管,谁要有不满可以直接来找我,镜儿你要记住,你是我的,你逃不掉的,我们这月二十就要成亲了,所以镜儿你逃不掉的。你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师兄,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了,镜儿是谁?师兄你先放开我,你弄疼我了。”步临风将京华转个身,手抚上京华面颊,喃喃道“镜儿,我的镜儿。。。”京华慌乱了,不知所措,使出全身力气推开了步临风,也无心管那炉上的药,飞奔出了药房,他受不了这样,脑海飞快转着,回忆着,镜儿是谁?我又是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23 17:45:02 | 显示全部楼层
京华边往自己房间跑,脑海里都是自己这几日一直缠着自己的噩梦,说是噩梦,并不是梦里场景恐怖,相反梦里是那最爱的蒲家村,是最爱的蝴蝶谷,那蝴蝶翩飞,锦鲤畅游,模模糊糊看见一个瘦小女孩站在蒲家村小木桥上,一个男子,远处只能分辨出他穿一身白衣,慢慢走向女孩,说“镜儿,来,我带你走。”声音那么清晰,优雅而隐藏了压抑的痛苦,不知为什么男子突然到底,女孩奔向男子,抱在怀里,悲戚的嚷“不,不。。”后面的声音淹没在了哭声里,只能听见那男子跟女孩儿说“镜儿,不哭,来,不哭。。。”等自己想看清楚的时候,却醒了,自己却是一身大汗。每晚这个梦都会缠着自己,梦到这时都会惊醒,唯一不一样的是,梦里的女孩儿和男子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那女孩仔细一看,身形和声音那么像自己,而那男子眉眼俊俏,带着丝丝妖孽,嘴唇薄削,时常带着痞痞地坏笑,却在回忆中搜寻不到一点信息。前几天和紫衣绿珺到天姥仙山采药,看见一抹白衣,好奇望去,那人却神似梦中男子,像是见到鬼魅一般。若不是当时有紫衣和绿珺搀扶,自己肯定支持不住。还有刚刚师兄叫着镜儿,梦里的姑娘也叫镜儿,镜儿是谁,这个镜儿会不会是自己梦里的姑娘,自己为什么和这个姑娘那么像,那个姑娘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梦里?我和那个姑娘确实没有交集,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梦里,镜儿,镜儿,镜儿我该不会就是那个镜儿,可是我是京华,这些问题像洪水猛兽一样冲击着自己原本记忆,一个个问题装满了京华大脑,终于支撑不住的京华,还未到自己的房间,大喊一声便摔倒在了走廊之中。
步临风呆滞的站在充满药香味道的药房,听到了京华的喊声,才如梦初醒般,奔出了药房,跑向京华,抱在怀中,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23 18: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步临风将京华放在床上,诊过脉,确定京华没事儿,才为她盖上被子。自己坐在床边,将京华的小手握在自己手中,记忆随之而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23 19:0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初师傅杨济时是名扬天下的鬼医,和方士师祖崂山都师出逍遥观掌门,自己来的第二年掌门去世,逍遥观就由师傅杨济时和崂山共同管理,崂山性情散漫,好山水情怀,好吃,不务正业,只收了纳兰青桑和莫轻尘两位直系弟子,培养出两位弟子后,厌于管理观内之事便留条后便时常四处巡游了,美名曰向世人宣扬逍遥观,为逍遥观广纳贤才。师傅看了后,笑着说“为师本想将观中之事交与师弟,去寻寻新药方所需的一味珍果,这老猴子不知从何得来的消息,竟先我一步,留书出走。”然后摇摇头,师妹看了条后,咬牙切齿说“哼,他才不知道师傅要把观托付给他,他昨天趁我不在,偷吃了我为师兄做的百珍糕,我发现的时候他还滋滋抹嘴,里面的苏荷是我寻了一年才找到的奇药,对师兄体内的恶寒有奇效,我说与他听,这老头自知理亏,怕我找他算账,就脚底抹油了,哼,等他回来看我不拔了他胡子。”自己在听说师妹为了自己体内恶寒,寻了一年苏荷做了百珍糕,心里甚是感动。说到自己这恶寒,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吧,当初因为自己体内恶寒幸免于那场瘟疫,可是到了自己15岁的时候,恶寒时常发作,折腾的自己痛不欲生,即便师傅是当时的鬼医,对自己体内的恶寒也只是叹息说,只能靠药调理,无法根除。师妹那时才10岁一脸担忧看着自己,而自己却一脸淡然本无父母,对这世上也生无可恋,死也没什么可惧的。自己从小学医,苏荷这味药可遇而不可求自己也是知道,师妹15岁那年独自出观说是第一次磨练,师傅本不同意,但是耐不住师妹日日恳求,花言巧语,也是同意了,给了师妹一把紫色拂尘作为武器防身,由于自己恶寒在身,不能出观,只能被师傅留在观中修养,第一次怨恨自己有这恶寒之疾,不能保护师妹,如果出了意外,自己该怎么办,得亏一年后师妹平安回来,带来了很多珍贵药材,其中就包括苏荷。那时师妹更是玲珑,亭亭玉立,一个大姑娘的模样。自己亦是玉树临风。青桑师姐也时不时拿我们打趣,说好一对碧玉佳人,郎才女貌。师妹往往会说,师姐就拿我打趣,甚坏。我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微笑,看着师妹,感觉从未有过的幸福甜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23 19:07: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不,不要,不要这样师兄”京华大喊,将步临风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23 19:26:06 | 显示全部楼层
“京华,京华,你醒醒。”步临风轻声唤道,生怕声音大一些就吓到了这睡梦中的人儿。“师兄,我想起来了。师兄你怎么能这么残忍,你杀了他,你杀了他,步临风怎么可以杀了他,你怎么可以在杀了他之后用毒剥夺了我的记忆,让我忘了他,让我忘了他一年,步临风你不愧名胜天下,毒冠第一,世人都称毒仙心狠,出毒必死。更没想到你居然违背师傅意思,用了秘术,研制夺心散,让我硬生生忘记了他。步临风我恨你,可我更恨我自己,枉称医仙,救人无数,解毒无数的我居然没解了他的毒,我居然让他死在了我面前,我。。。”京华后面的话没说完,就被步临风点了睡穴,再次闭上眼睛,进入了睡眠状态。“师妹,你累了,你需要好好休息,师兄会陪着你,不怕啊。”步临风看着床上再次睡过去的人儿,嘴角微微上扬。“看来师妹对那人执念这么深,夺心散都无法让师妹忘记他,呵呵,我真低估了他。镜儿现在已经恢复记忆了,恢复记忆了,这样也好,也好,哈哈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23 19:4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步临风抚摸着那是熟睡的面庞,喃喃道“现在师妹记忆恢复了,可以告诉师兄你前前后后总共出去了三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与那冷家小子到底有什么关系?冷王府为什么会把你当成贵客,并将苏荷赠与给你?那日在蒲家村,镜儿真的想跟他走嘛?镜儿对师兄难道真的只有兄妹之情吗?这些郁结在师兄心底多年了,这一年在夺心散的作用下,你忘了那几年的事情,我以为你忘了就忘了,可是你竟然连心都忘了,不知道自己是镜儿,忘了我们当时的婚约,哈哈哈,想起来了吗?那就一一告诉我后,我们于二十日成亲,我要昭告天下你是我步临风的娘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23 20:45: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没有了'继续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23 23:43:03 | 显示全部楼层
  顶顶顶顶顶顶顶不上去别怪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创建论坛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